“废话体”诗走红暗示什么?当代诗人:中国需

时间:2021-02-16 09:43       来源: 未知

用最简单的话,讲述最真实的历史。

《诗经》被称为中国古代诗歌开端,也就是说从西周初始,诗歌已经在我国开始逐渐发展演变了,《诗经》共收录311篇,其内容之丰富,被称为“反应周代生活的一面镜子”。

诗经

我国已故现代诗人何其芳先生概括了诗歌的四个基本特点:

诗歌的内容是社会生活的最集中的反映诗歌有丰富的感情与想象诗歌的语言具有精练、形象、音调和谐、节奏鲜明等特点诗歌在形式上,不是以句子为单位,而是以行为单位,且分行主要根据节奏,而不是以意思为主

何其芳先生

既然是基本特点,也就是说自古以来所有被史书记载的诗歌都包含这种特点,脱离了基本特点的诗也就算不得是诗了。而自2010年起始,一种被称为“废话体”的所谓诗歌在网络上迅速走红,那咱也“废话不多说”,直接上“诗”。

《怎么办》我打电话,给张建华接电话的是他母亲我问:张建华在吗他母亲说,在、在大便我说,在大便啊他母亲说是的我对张建华的母亲说那怎么办呢?

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这种“废话体诗”捧红了一位来自浙江的“灵魂才子”,名为乌青,原名郑功宇。有网友戏称:如果这些文字都能够称为诗集,九泉之下的李白、杜甫可就要坐不住了。

乌青

虽然争议很多,但无法否定的是,乌青确实大红大紫,甚至他的“废话体”都出了书,书名为《乌青诗选》,并在网络上与知名诗人诗集一起销售,从目前情况来看,《乌青诗选》销售十分火爆,甚至一度加印。

在众多力挺乌青的人中,我看到了年轻人的”代表“:蒋方舟。蒋方舟直言“挺喜欢乌青的诗的”,”他有其他的野心。“”他要超越语言。““看不懂就看不懂,因为它被写出来,也不是为了被看懂的。”

蒋方舟

诗歌被写出来不是为了看懂,请问诗歌的意义在哪里?

首先,诗歌是一种抒情言志的文学体裁,同时也是最古老也是最具有文学特质的文学样式,它应饱含着丰富的想象和感情,就算再怎么通俗易懂,最起码的,我们应该保持着对文字的尊重。

黄安靖的态度很坚定:“诗歌既是一种修养,也是一种语言艺术。”“所谓艺术,是要有创造力的。没有创造力,甚至连一点技巧也没有,白开水一样,确实算不上诗。”

乌青

这个时代需要诗人,但需要的是真正的诗歌。

中国几千年的诗歌流传至今,虽然没有唐诗当年的辉煌,但也有余光中、何其芳等老前辈的坐镇,根本不需要以“充数”为代价,将一些上不得台面的文字强行赋予“诗歌”的名义,若真的如此,诗歌文化才是真的没落了。

我们再回到乌青本身。可能是蒋方舟等人给他的自信,他说,“我当然认为我写的是诗。我认为,那些对我的误解,不是因为他们对我本人有什么意见,而是对诗歌认识有分歧。在有些人看来,诗歌这个概念,是很狭窄、陈旧的。

乌青

对诗歌的认识有误会的不是他嘴里的“有些人”,而是他自己。若说之前对诗歌的定义太过狭窄、陈旧,那是基于韵律美,自己没能力做到的事情没有勇气承认,只能用力打翻了。

不过很抱歉,中国的民众并不像想象中那么愚昧,不会听风便是雨,“废话体”也只能是“废话体”,称不上诗集。随随便便一个网友写出来的,都与他有过之而无不及。

《对开会的赞美》仰头问上帝地球人最爱干啥?上帝说:爱开会真的很爱开会特别爱开会贼爱开会极其爱开会

毕竟,好歹我能从中看到对现实社会的无奈。

双龙潭 夏鲁寺

« 上一篇:枫桥与寒山寺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