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朋克很脏,吴维把它在武汉做成了另外的

时间:2021-02-21 06:46       来源: 未知

原标题:有人说朋克很脏,吴维把它在武汉做成了另外的样子。

武汉天生的讲胃口

它一直以赤裸裸的方式展示生活。

“个婊子”是简单的语气词,热干面是城市最热辣的口味,公交车如同战斗机一样的存在,而热爱POGO的年轻人又常常在嘶吼和愤怒,北京谈的都是理想,武汉只想问一句“奏莫斯”,这里有生活最原始的味道。

而生命之饼乐队的存在,给这个彪悍的城市顺理成章地打出了朋克的标签。

主唱吴维说,之所以当年从北京回来成立生命之饼(03年更名为SMZB),也是因为武汉的气候食物,这里才有他习惯的一切。

这个曾经贝斯和吉他都分不清的一个小混混,从集贤街的八层小楼到北京迷笛学校,开始了中国的朋克时代。

1998年,这里第一次被称为“朋克之都”。

不向现实低头,要向傻逼说不。

这是我看到的吴维。不遗余力的推进着以保护东湖为主旨的东湖艺术计划,他的歌里不论是炮轰权力机器还是反抗社会秩序,始终坚持着底层反对者的立场。

而今年,是他和SMZB的二十周年。从中国摇滚最热闹的时候,到如今新浪潮的声音迭起,他们的声音也从未消失,并且叫醒了无数时代中的年轻人。一个乐队,能用自己的作品影响很多人,输出观点。在我看来是真的牛逼。

在武汉,像吴维这样经历过时代变迁的中年人,我们叫老杆子。但在鲁磨路,这里没有老杆子,只有老朋克。

吴维就是这里的老朋克。

可能他自己也没想到,当年因为一首“WUHAN PRISON”,这里竟然会成为武汉搞艺术的中心,蹦迪的天堂。

鲁磨路的七天酒店下面拐进去就是这条巷子了。

一系列中华土味脏馆子以及性用品超市和一整排WUHAN PRISON夜以继日的温柔对视着。

夜晚的WUHAN PRISON

灯红酒绿搞文艺,喝酒咵天聊姑娘

胖子人生中的第一杯IPA 就是在这个酒吧完成的,充斥了整个口腔的甘甜和酒花香味,真的只用一口就能爱上。这里的啤酒都是好货,出自武汉四大精酿啤酒厂。

摇滚乐文化也渗透了这里。光是站在门口,你都有种回到了二十世纪嬉皮士时刻的感觉。这里也如同武汉嬉皮士的乌托邦。

为了挖掘武汉好的独立乐队,吴维在同年创立了WUHAN PRISON厂牌。有演出的日子里,这里都是跳跃着的,发泄着荷尔蒙的年轻人。吴维说,今年会好好搞搞厂牌,在WUHAN PRISON多推推乐队。嗯,喜欢蹦迪的宝贝儿有福了。

运气好的话,你还能坐在吧台偶遇吴维,和这个男人一起喝一杯他最爱的 Jameson。

白天的WUHAN PRISON也没闲着。

今年十月吴维拉着他的好友——海归摄影师张哿,在酒吧旁边开了一家贝果店,就叫PRISON BAGEL

延续了监狱的风格,开放式的厨房和极具vintage感的红色皮沙发,白砖黑线的墙上还挂着各种通缉犯的照片,身临其境咯。

PRISON BAGEL经过了专业的bagel烘焙师指导培训,贝果口感一流有质感。它里面的面包味道特别浓,质地烟韧,扎实带有嚼劲。

如果只看长相,这个跟甜甜圈长得差不多、却又异常憨厚的小面包圈很容易被人忽略。但是这个具有三个多世纪的食品,是欧洲和美国人的SREERTFOOD。事实上,贝果起源于传统犹太文化。

PRISON BAGEL保持了现在比较经典的吃法,把贝果从中间切开,涂上厚厚的奶油奶酪,搭配上黄芥末和特调的酱汁然后夹上三文鱼或者咸牛肉等肉食,组成贝果三明治。

张哿应该是很留念当年在英国的日子,这儿的英式茶也很正宗。都是以引领英国茶道新潮流TWININGS做底冲泡制成。

毕竟是武汉首家,除了白天,他们晚上1点钟才会收班。在隔壁喝完酒蹦完迪过来吃个英式简餐,感觉一下这条巷子的风情。

吴维在大武汉里唱“这里不会永远像一个监狱,打破黑暗就不会再有哭泣”,这儿就像是武汉一个别样的缩影。

我没有看过老武汉夏天晚上市民睡在街上的情景,也不知道鲁磨路曾经的故事。但它给了我很多想象,这里的年轻人梦想无须破灭,因为没有生活步步紧逼。

这里是最坏的武汉,也是最好的武汉。

文 | Monica

图 | 李辉/网络

武汉禧闻乐见原创发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 — THE END — —

找错字游戏 keep going on.

今日话题

你在武汉干过/遇到的最朋克的事是什么?

近期推荐

点击文字即可观看~

听说有趣的人都关注我们了,

你还在等什么?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田湾河 白草洼 白云观

« 上一篇:各地罗氏族谱大全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