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祥法师:佛教五戒的盗戒到底在戒啥--学佛

时间:2021-02-12 00:41       来源: 未知

  这个“盗”,那就是杀盗YIN妄酒的盗,盗别人的东西,成为自己的,这个是卑鄙。人哪,都是由于贪嗔痴作怪,把别人的快乐要盗给自己,让别人生痛苦,让别人起烦恼。我们应该是把自己的财物布施给别人,让众生欢喜,这是行菩萨道。而现在呢?人反而颠倒妄想,把别人的幸福变成自己的幸福,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所以就产生了盗窃之心。

  这个盗有很多的、各方面的标准,佛教是盗五钱以上为重罪。五钱,那时候指的是金银财宝五钱。盗五钱金银,那就是重罪。这因为啥呢?因为当时的国家法律规定,如果盗五钱就杀头,佛制戒的时候也是按照这个制的。因为在世间法为重罪,所以说出家人——就是沙门,如果盗五钱,就等于杀头一样,你就犯重罪,就会失去沙弥戒、比丘戒、菩萨戒……一切皆失,一切都失掉。

  这个盗是我们平时很容易犯的事情。我们平时都是很容易把别人的东西占为己有。有时候不拿别人的东西,但公用的东西他也拿一点。走道呢,摘个草啊、弄个花,就犯盗了。由于不断地犯盗,由小盗到大盗,最后有的盗银行、抢劫、盗人、盗财物,甚至是盗名盗利,最后的结果都是很惨的。因为有盗窃之心,他会下地狱,所以称为重罪。

  杀盗YIN妄酒,这个不盗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沙弥在修这十善中必须克服这个盗,因为这也是我们的戒律之一。什么事情都不要自欺欺人,而且要把快乐给别人,绝不能把痛苦给别人。我们应该帮助人,如果反而盗人财物,那就是不孝道,不是佛的弟子。

  盗窃分多种情况,包括盗因、盗缘。一切盗的因都不能种。比如那人有个东西,不是自己的东西,“趁他没在,这本书我拿过来吧,我不还给他。这书我看过,挺好!”你说这很好,这都是犯盗。

  盗因,就一根草你也不能盗。原先我在甬子峪的时候,那个村子里的人要咱买那座山。咱也不能买啊,他要卖四十万。咱不买,后来村里的人就生气了。原先我们可以使用那些树什么的,说你不买的话……最后不让你使。同时说了那么一句话:“不允许你们动这一草一木!”木咱不动,行,那草都不让你动。这是人家的地方,咱在那住着,突然翻脸了,不让我们去动一草一木。后来居士就到山下去买柴火,本来山上有的是木头,最后反而下山去拉。

  (编者注:甬子峪即师父在辽宁省本溪茅蓬闭关的山谷名,以下录音缺少,是根据的师父讲法原意补充:

  村里的人不让动这一草一木以后,僧人就不再使用这里的一草一木。一次僧人往山里的茅蓬背成捆的木柴时,在半路散了,重新捆的时候,不小心将几根草捆在里面。背回来后,师父发现,因为村里的人说过,不允许使用山里的一根草,为了教育弟子,让他将木柴及草叶背回原处,将草叶挑出去,木柴再背回来。村民得知后,也觉得有点好笑:这些僧人,告诉一个草叶不许动,就真的一个草叶也不动。

  虽然是不经意间将几根草叶带上山,师父却让连木柴及草叶一起背回去,为的就是从内心深处认真的防范盗业,断和盗有关系的微细的缘。)

  还有盗缘,凡是和盗因有关系的这个缘,我们都不要去做。盗因,我们知道,凡是能形成盗的,我们都不去做,我们不拿、不动。包括盗因、盗缘、盗法、盗业,这些我们都不能去做。一切和盗有关系的,不论身、口、意,这个念头都不应该有。念头都不犯,何况去做去,是不是?

  比如有人说:“你看,这东西我应不应该拿呀?”应该明确地告诉他:“不应该拿。”本来不是你的东西,你为什么要拿呢,是不是?他自己本来已经有这个盗心了,但是他自己决定不了,说:“我应不应该拿?”这时候你应该告诉他:“你不应该拿。”

  有的人就不是这样了,“不关我的事啊,这不关我的事!”说是不关你的事,实际上与你大有关系。为什么你说不关你的事呢?因为你有赞成的成分,就像掩耳盗铃式的,“只要我不去做,你做不做是你的事!”那他做不做是怎么回事呢?“噢!这个他不管。不管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我愿意做就做。”他这个盗业有可能就形成了。如果盗业形成,就有你的一份。为什么有你一份?因为你有盗心,这个盗心你已有了。虽然你没去做,但是由于你不能止盗,你本身就具备这个盗心了。有了盗心就会产生行为,那就由身去做,就产生了盗业。这不行!

  盗缘,有很多的助缘。人家要盗东西爬不上墙,你弄个梯子,“给,你搁墙上,这个墙有什么过不去的?顺着梯子就上去呗!”妥了!他帮这个人偷盗。虽然你没有直接去,他盗成了,也是你帮着他办到的,这在世间叫帮凶。

  还有盗法,尽讲一些什么事情?“盗好!应该去盗,甚至去抢!那才好。”你看看,平时尽讲一些怎么去盗。“小偷啊,都把那个手指头弄成那样形的,还得钩,还得弄平了。”尽给人讲这个事。“弄平了以后啊,怎么呢?什么开天窗啊,什么的……”我也听不懂。“这个手就可以去盗了。还要磨什么刀片……”就给你讲这些东西。

  人家本来刚有那么一点不正确的想法,或是想偷盗的这个意思,还不明白怎么去盗,你这一顿讲法:“哦,还有这么多方法,学会了。这里还有这么多方便的地方,这个好!”这小偷就配足武器了。

  这些就是盗因、盗缘、盗法、盗业。有的甚至帮助人家成立一个专门销赃的地方。比如盗汽车,“不管什么汽车,你送来吧!到我这,我就把轮胎给你拿掉,我都给你改造,全给你改造……”你虽然没偷,但由于销赃,成立了销赃企业,而且不断地改造赃车,使得偷盗的人更方便了,“噢,我还有销赃的地方,这更方便了!”所以他就不断地去盗,你和盗贼就合成一家。

  所以说,盗因、盗缘、盗法、盗业这都犯盗,这都是不可以的,都是不允许的。凡是你身体力行去做的,都属于“身三”中的盗业,那都不能去做。包括你的口、你的意,你都不能去做,这才行。不光是你直接去盗不行,间接的也不行。

  包括出家人,有人说:“师父,你看看,我准备挣点钱供养你。如果我挣十万,怎么也能够拿出两万到五万来供养寺院。你看我这次去倒腾大烟行不行?弄点‘白面’啊什么的,你看这个行不行?”那个出家人一高兴,“我不管哪,我不管你们那些事,反正你们加点小心,别出事!”妥了,因为贪图这一点钱财,而鼓动人家去参加贩毒,最后坑害人。

  还有一些人做盗窃的买卖,很多甚至发了财。“你以前不顺利,我给你算算命,你今天挺好,你去做去吧!”告诉他挺好,就去做了。之后人家一看你算得挺准,他得到了一部分财产,再拿来给你一部分。实际上那是赃物,那叫分赃,叫坐地分赃。有的人认为呢,“这是他盗的,不是我盗的。”实际上佛所不受,就这样的财产,佛是不允许接受的,佛不接受。盗来之物是不允许接受的,你接受就等于支持他盗窃的行为。

  我们接受一些供养,是叫人舍掉贪心、舍掉盗心,绝不是支持盗心。有的为了建庙等等的,去贪图这些东西,那绝对是不正确的,而且你如同扒庙一样,这种建庙如同扒庙。虽然这面砖瓦砌成了,你心里已经是一个盗窃之人。你建了假庙,毁了真庙。这是绝对不允许的!盗因、盗缘、盗法、盗业,绝对不允许!

  所以说,我们应该放下这个盗。因为盗使我们轮回,使我们下地狱,而且造成了无边的痛苦。不光是自己受苦,别人也痛苦。有的人偷盗别人的东西,最后使别人因此而死亡,因为活不下去了。

  有一本书上讲,娘俩卖猪。这个猪要卖,这女的抱着孩子卖猪得了银子。不有那个钱庄吗?去验定一下,人家说这个是真的,一点不错。然后就成交。成交了以后她就往回走,刚要走,买猪的那人说:“我不买了!”那没办法,不买了,又把银子还给他。过一会儿工夫,那人寻思寻思,“我还是买吧,行了,我买。”又买了,然后那人就走了。等刚走不远,娘俩又去换银子。换银子的那人一看,说:“你这个是假的。”“不对呀,还是那个人给的啊!”人家已经通过这个手段掉了包。

  本来这银子是想回去用在生活上,还要还债,而且她家庭就这么一点财产,她丈夫又非常的暴躁。她一想:得了,既然这样就别活了吧!娘俩一起去投河自杀去。你想一想,就这么厉害!

  后来遇到一个好人,说:“不对吧?”这个君子知道这种情况,知道被人掉包了,就想做这种善事,说:“我看看你的银子。”他看了以后说:“你这绝对是真的,钱庄给你看错了。不信哪?我领你去看看。因为你是妇女,他硬说是假的。我去,他就不能这么说,它就变成真的了,他就不会说此谎话,我陪你去。”实际上,他用手段悄悄地把这个假的留着了,把真的给换上了。到钱庄那,人家说:“啊,真的,真的!”这女的说:“你看我这人,这眼睛也不好使。这怎么弄的,今天糊里糊涂的,这一会儿又变成真的了!”乐呵呵地回家了,就没死。你看,人家做善事都是这么做的。

  但是通过这个事情,我们知道盗能使人死,能达到杀人的目的。盗人财产,那等于毁人命根一样。众生皆依衣食住行而活命,你盗他的东西,等于要他命一样。所以说,偷盗的人犯重罪。

  “五钱”,这个五钱究竟怎么去衡量,得有个标准。各个大德都有查,究竟折合现在的人民币多少?现在还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不过你只要有盗,超过一定的份量,那就犯根本罪,就会失掉戒体,不通忏悔。你忏悔都忏悔不掉的,就像砍头似的,头直接就“咣”一下掉了,你就不能称为比丘、沙弥。

  所以说盗业最可恨!不但会造成别人的痛苦,自己也会因盗最后沦落监狱。众人见了,人人骂、人人烦,而且也会因盗失去生命。有的被关进监狱,有的判了无期徒刑,有的直接枪毙,是不是?现在有很多的人,由于大量的盗,贪污那都属于盗里的,最后被枪毙。

  有的职务很高,甚至都当到有很大权力的职务,而且非常富有。因为盗了很多,最后被抓去的时候,那钱还在那放着没动。为什么没动?他自己的那部分足够他吃喝了,而他盗那么多东西干吗呢?最后还没等使用,就被抓起来了。职务被撤掉了,自己的一切亲人都远离了,自己的儿女都牵扯进去了,妻子、父母都丢尽脸,有的甚至被牵进监狱去了。自己最后还要受到法律的惩罚,一个是枪毙,一个是蹲进监狱,永无出期。这只是现报,还有一个果报等着,还得下地狱。

  一个盗窃的人,他就不像一个人样了,那眼睛贼溜溜的,一天就生活在痛苦之中。那面警车一响,马上一个高蹦起来了,就准备跑啊!外面汽车动静稍大一点,那就心慌乱跳。有人敲门,也不敢答;有的甚至把窗户那个绳子都预备好了,得问清楚谁敲门,不行就顺着窗户跑了。就像老鼠过街似的,他永不安宁,就到哪去睡觉,他也不行。慢慢地,这人还不得心脏病、精神病啊?盗窃的人,一个是失掉生命,一个是永无安宁。

  从做人来讲,由于盗业形成了以后,什么事情他都会顺着这个恶业去做。既然犯了一个,他就想犯第二个;第二个他也没法控制;第三个就……有盗业形成,他可以犯YIN、犯杀。有时候偷人家的东西,人家不给,或是被发现了,跟他夺,他要杀人的。你看盗窃的人,他都预备刀,他干吗?他随时随地要杀人,而且又都犯YIN,盗得钱财了,他干吗呢?他吃不了就挥霍,就是去犯XIE YIN。

  本来这些东西该不该是你的,都是命里注定的,但由于起了无明、贪嗔痴,最后犯成盗业,罪业非常重。有的甚至是十几岁小孩,由于犯盗业死在监狱里。盗业形成,反复偷盗别人的东西,最后因为在监狱里一点事不慎,引起了这些囚犯的烦恼,把他硬是给憋死了。我亲眼见过这孩子,哥俩全偷盗,父母管不了,后来死在监狱里。所以说,贼是众人最反对的。

  我们虽然出家了,不摸金钱,而且各方面清净,但是我们的盗心必须要克服。就拿一杯水,要喝水,用别人杯,你衡没衡量,你是不是犯盗?别人的书或笔记本在这里,你如果上去翻两页,你是不是犯盗?我们这种盗业的习性平时都存在。这些东西一旦由小变大,就会形成盗业。因为你小的不注意,最后大的事情到眼前的时候,你可能就顺着这种想法去操作了,那身体受你的意念所指使,就去做了,那还了得!

  所以说,大家要注意这个盗,绝不能犯,宁死别犯。宁可手被剁掉了,穷死、饿死也别去干那种事情。这是非常重要的!不是说我们现在就没有这种盗心了,我们有时候拿别人的东西都不打招呼,拿去就完事,“管他谁的,我使唤使唤再说。”使完了回来,一扔,“还给你吧。”虽然有时候不犯重盗,但也犯轻盗,轻盗久了就犯重盗。

  有盗心的人,就不能称为一个人了,活得非常痛苦,如同惊弓之鸟。人家一提到盗,他就害怕。谁一说“我丢东西了”,那面就胆战心惊,“嘣嘣嘣……”那心脏就跳起来了。你说,他久了能不得心脏病啊,是不是?恐慌!走到哪,人家一说:“抓贼呀!”他马上就害怕了,就得赶紧跑,不管是不是说自己都得先想着跑。这一说谁丢东西了,心里马上扑腾扑腾的,那是非常可怕的。

  我们知道了这个盗业非常重,一定不要做。不偷盗,而反对盗,那就是善。我们不顺着盗走,反而把自己的财物进行布施,那就是善呗,是吧!给人财物让人高兴,这就是善。

 

仙山湖 华阳山 邬婧婧

« 上一篇:昴宿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