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武侠大反派

时间:2021-02-14 19:39       来源: 未知

  

  双儿的到来,给张信的生活点缀了些颜色。

  清晨伺候他洗漱,吃饭时候也陪着他,看着那张明媚脸庞,总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

  每日上朝散朝,张信都会携带重礼,前去拜访清廷重臣,与其攀谈结交,吴三桂交代的贿赂大业,平稳无波的进行着。

  大奸臣鳌拜被剪除后,清廷朝堂被划分为两大势力,一是康亲王率领的武将势力,一是纳兰明珠率领的文臣势力,二者矛盾日益加深。

  张信则携带重金,左右逢源,两不得罪。

  大把大把的银子撒下去,清廷朝臣无论文武,全都对他印象极好,凡是涉及到云南及平西王府的藩镇问题,朝堂上都会有许多人站出来为他说话。

  转眼一晃,过去了半个月。

  这天夜里,张信正在卧房盘膝打坐,修炼内功。

  忽然,院外有呼喝声传来,隐隐有兵器交击的铮鸣音。

  张信猛然睁开双眼,穿鞋下床,迈步走出内堂,正巧撞见快步出来的双儿,此时她穿着一身白色亵衣,在月色下衬托出姣好玲珑的曼妙身材。

  “少爷。”

  双儿脸色如常,眼底闪过一层疑惑。

  “别慌,随我出去看看。”张信安慰一句,与她一起走出院子,然后便看到一处空地上,杨溢之与六名金顶门武官正合力围攻一白衣青年。

  旁边不远处,躺着几具尸体,皆是府里的几名护卫好手。

  那白衣青年武功极高,杨溢之及六名金顶门硬功高手合力围攻,居然一时拿不下,且隐隐落在下风,短短数息间,剑光清冷如水,几名金顶门武官身上又多了几道血口子。

  “这刺客武功好高。”

  张信定睛看着,却不甚担心,只要对方行迹暴露,那就安全无虞。

  少顷,府里兵丁赶至,他决计逃不了。

  那白衣青年也是这样想的,瞧见行迹暴露,就想及时撤离。可杨溢之来的太快了,挡了他数十招,随后六名硬功高手奔至,他就陷入了缠斗中。

  这时,张信与双儿站在庭院门口,远远瞧着远处打斗,不仅眼界大开,也在暗暗猜想刺客身份。

  半个月过去,仗着张信宠信,双儿已经打探清楚张信的身份,晓得他是大汉奸吴三桂的儿子,可张信替她报了血海深仇,她虽心怀芥蒂,可也只能无奈留在他身边。

  “这刺客武功好高,若是发威冲过来,我就冲上去替少爷挡一剑,若是丧命于此,那也两不相欠了。”双儿眼神平静,暗暗想着。

  “这青年一袭白衣,剑术高超,是原著中有过记载的高手吗?”张信皱眉思索,脑海中一个个人物形象浮现闪过,最终锁定在一个人身上。

  这个剧情时期,又是在京城,是不是他呢?

  不管了。

  试一试吧。

  蓦然,张信深吸口气,朗声喊道:“可是西华公子当面!?”

  声音清朗,传响数个院落。

  竟是在白衣青年的刺激下,张信暗暗运了几分内息,有种想要在武林高人面前‘炫技’的意味。

  那白衣青年不是别人,正是李岩和红娘子的遗腹子‘李西华’,听见远处有人喝破他的身份,李西华悚然一惊,心神恍惚几瞬,就被杨溢之瞅准机会,狠狠在他背上印了一掌。

  “哇。”

  杨溢之是张信手下第一高手,虽然略逊李西华一筹,却也并非寻常高手。他那一掌印下去,掌力何等惊人,饶是李西华这等俊杰人物,也不禁身躯一颤,哇的吐出一滩污血。

  瞬息间,场上形势逆转。

  李西华挨了一掌,已然受了重伤,刚才吐出的那滩污血中,血腥味扑鼻,隐隐露出几块零星肉沫,已是不经意间伤了脏器。

  “天意绝我矣。”

  李西华脸色苍白如纸,眼神一阵黯然,闭上眼睛慷慨赴死。

  “溢之,别伤了他。”

  瞧见场上形势变幻,张信已经确定来人身份,生怕杨溢之杀了他,情不自禁的急切喊道。

  其实,杨溢之并没杀人的意思。

  按照平西王府的惯例,遭逢刺客的时候,打斗中杀了也杀了,若是侥幸重伤擒下,那自然是要关押起来,细细索问其身份背景的。

  只是李西华太过重要,张信一时情急,倒是忘了这一茬。

  瞧见刺客被擒,张信快步奔去,双儿幽幽一叹,也不知庆幸,还是失望,心思复杂无比,眸光盈盈如水,然后步伐轻盈,缓缓跟了上去。

  “西华公子,久仰大名啊。”

  张信快步来到李西华、杨溢之等人面前,开心的笑着说道。

  此时,李西华脖颈上已经横了一把剑,其余六名金顶门护卫也是满脸凶横,紧紧将张信围在中央,眼神锐利如刀,冷冷环视四周,生怕刺客还有帮手冲出来。

  “踏踏踏~”

  说话间,府里的兵丁赶至了。

  远远瞧见这边的情景,纷纷脸色一变,然后来到张信面前,哗啦跪了一地,语气惶恐,请罪道:“吾等来迟,请世子责罚!”

  “无碍。”

  张信浑不在意的摆摆手,指着远处的几具尸体,叹气道:“把兄弟们的尸体收拢好,再登记造册,给他们的家人各发五百两的抚恤金。”

  “遵命。”

  兵丁们轰然应诺,心里大松口气,然后纷纷散开,去收拢护卫们的尸体了。

  交代完兵丁,张信回头看向杨溢之与李西华,吩咐道:“溢之,把西华公子锁起来吧,找个舒适的房间,我要与西华公子秉烛夜谈。”

  “是。”杨溢之沉声应道。

  紧接着,张信又看向六名金顶门武官,瞧着他们身上的剑伤,柔声安抚道:“你们六个,也各去账房领二百两,再跟库房领些上等金疮药,好好养伤,别感染了。”

  六名金顶门武官,皆是身材高大的魁梧壮汉,此刻闻言咧嘴一笑,心里淌过一股暖流,纷纷点了点头,瓮声道:“知道了。”

  接下来,兵丁们取来铁锁链,将李西华手足锁紧,一行人押着他进了一个古典雅致的房间,屋里陈设齐全,只比张信的屋子差了一筹。

  在此过程中,李西华眼神平静,仿佛已经认命。

林向阳 际华园

« 上一篇:星新一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