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妮

时间:2021-02-17 07:38       来源: 未知


  走向成熟

  1993年,在沉寂数年之后,王小妮写出了沉郁、伤感的长诗《看望朋友》。

  那是她的第一部长诗,可能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作品之一。对那个在京城里生着重病的朋友,她寄托了停笔几年后的人文积郁。

  之后,在1993-1996年中,王小妮的代表作是6篇组诗:《活着》、《回家》、《白纸的内部》、《得了病以后》、《睡在脸上的猫》、《重新做一个诗人》等。

  这一时期王小妮的诗歌作品,已经表现出一种意境上与风格上的充分成熟。她的诗,神秘地走在事物的上空,词语的上空。文字平白,自然流畅,意蕴深含。

  在90年代灰暗的日常生活中,王小妮正在一步步飞起。她已经写出了当时中国第一流的诗。只是她一点也不想引起人们的注意。在喧闹的诗歌界,她只是无比松弛地自我写作着——《看到土豆》、《等巴士的人们》、《一块布的背叛》等,都写于这一时期。

  在中国诗歌,乃至中国文学,乃至中国社会最重要的一个转型期,王小妮并没有发表长篇宏论,而只是用她软软的诗歌的方式,隆重地说出了一个重大的抉择:《重新做一个诗人》!在这首著名的组诗中,王小妮写道:“关紧四壁/世界在两小片玻璃之间自燃。/我预知四周最微小的风吹草动/不用眼睛。/不用手。不用耳朵。/每天只写几个字/像刀/划开橘子细密喷涌的汁水。/让一层层蓝光/进入从未描述的世界。//没人看见我/一缕缕细密如丝的光。/我在这城里/无声地做着一个诗人。”

  1996年,王小妮写出了她第二部悼念性长诗:《与爸爸说话》。全诗真挚、超越,是中国90年代的一首经典长诗。

  跨文体的文学才华

  并不夸张地说——王小妮几乎具备了文字以内的所有才华,包括:短诗、组诗、长诗,包括:散文、随笔、实录、传记,包括:长、中、短篇小说。

  至2008年止,王小妮共出版诗集:《我的诗选》、《我的纸里包着我的火》、《半个我正在疼痛》、《有什么在我的心里一过》4种。

  至2008年止,除诗歌之外,王小妮还出版了:《世界何以辽阔》、《一直向北》等诗文集2种;《放逐深圳》、《手执一枝黄花》、《谁负责给我们好心情》、《目击疼痛》、《派什么人去受难》、《我们是害虫》、《家里养着蝴蝶》、《倾听与诉说》、《中国腹地行》、《安放》等散文随笔集10种;《人鸟低飞》、《方圆四十里》、《一个城市和26个问题》等长篇小说3种(另有未结集的中篇小说4篇、短篇小说13篇)。

  王小妮,近30年来我与你日日对话,但现在我却要向你发出一种纸上的声音:你,和你那为数不多的可怜的同类诗人们——你们的肉身,正匍伏于这个落后国家最纷乱而无助的年代。你们的精神,却自我受领了人类至今最高的灵魂使命。你们,将注定苦难,哪怕你们强颜微笑。你们,将终生羁绊,哪怕你们佯飞在高空。将会有无数只手,把遗憾与惋惜指点上你们的脊梁。但是同时,也会有一只莫名之手,穿天而来,取走你们为之冥思苦想的全部的天堂之语(文/徐敬亚 2008年4月1日 海南岛)

  

爱卡巴 陈少春 张经纬

« 上一篇:雅沙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