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郭君

时间:2021-01-27 15:10       来源: 未知
收藏
查看我的收藏
0 有用+1 已投票
[jìng guō jūn]  
编辑 锁定 讨论 上传视频
同义词 田婴(战国时齐国宗室大臣)一般指靖郭君
靖郭君田婴,妫姓,田氏,名婴,亦称婴子,齐威王少子(存疑),齐宣王异母弟(存疑),孟尝君田文之父 [1]  ,战国时期齐国宗室、大臣。
“靖郭”是封邑,指古薛城;“君”是封号。
人物关系
纠错
关闭纠错
  • 儿子 田文
    有错误 已反馈
中文名
田婴
别    名
靖郭君
国    籍
齐国
民    族
华夏族
出生日期
约前356
逝世日期
前298年
职    业
齐国贵族(丞相)
出生地
齐国(今山东境内)
性    别
  1. 1 人物生平
  2. ? 击败魏国
  3. ? 受封薛地
  4. ? 出使任相
  5. ? 有子田文
  1. 2 散闻轶事
  2. ? 海大鱼
  3. ? 劝说威王
  4. ? 善齐貌辨
  5. 3 历史评价
  1. 4 史籍记载
  2. 5 家庭成员
  3. 6 疑点考证
编辑
田婴从齐威王时起,便开始掌权任职,曾与成侯邹忌、田忌一道带兵救援韩国而攻打魏国。 [2] 
齐威王十六年(公元前341年,史记·孟尝君列传》误作齐宣王二年),田婴与田忌、孙膑一起攻打魏国,在马陵大败魏军,俘虏魏军主帅太子申,杀死魏军将领庞涓 [3]  ,史称马陵之战。
齐威王将要把薛地封给田婴。楚威王听到此事后大怒,准备讨伐齐国。齐威王产生停止封地的想法。公孙闬说:“封地的事成功与否,不在齐国,还将在楚国。我去劝说楚王,让他想要把土地封给您的心情比齐国还急迫。”田婴说:“愿意把这件事托付给您去办理。”公孙闬为田婴对楚威王说:“鲁国、宋国事奉楚国而齐国却不事奉楚国,这是因为齐国强大而鲁国、宋国弱小的缘故。大王难道只认为弱小的鲁国、宋国对自已有利,却为什么不讨厌齐国的强大对自已有害?如果齐国分地而封给田婴,这是使自己衰弱的作法。希望君王不要阻止。”楚威王认为公孙闬说的很对,因此没有阻止齐威王把薛地封给田婴。 [4] 
齐威王三十五年(公元前321年)四月,齐威王将田婴封在薛地(史记·孟尝君列传》误作齐闵王三年)。 [5]  同年十月,开始扩筑薛地城池。 [6] 
齐威王三十六年(公元前320年),齐威王去世,田辟疆继位,是为齐宣王。 [2] 
齐宣王七年(公元前313年),田婴奉命出使韩、魏两国,经过他的一番活动使韩国、魏国归服于齐国。田婴陪着韩昭侯、魏惠王在东阿南会见齐宣王,三国结盟缔约后便离开。 [7] 
齐威王二十三年(公元前334年),田婴担任齐国国相。齐威王与魏襄王在徐州盟会互相尊称为王,史称徐州相王。楚威王得知此事,非常讨厌田婴,认为这一切都是田婴所策划的。 [8] 
齐宣王十年(公元前310年),楚威王出兵攻打齐国,楚军在徐州打败齐军,楚威王于是派人追捕田婴(一说是楚威王想要逼迫齐国驱逐田婴)。田婴很害怕,便派张丑前往劝说楚威王。张丑对楚威王说:“大王在徐州打了胜仗,是田盼没有受到重用。田盼对齐国有功,百姓愿意受他使用。可是田婴不喜欢田盼,而重用申缚。申缚这个人,太臣和百姓都不愿意受他使用,所以大王才战胜他。如今田婴若遭驱逐,田盼一定会受到重用。他可以再整顿齐国军队来跟大王对抗,一定对大王不利。”楚威王因此作罢。 [9-10] 
齐宣王十九年(公元前301年),当时田婴已担任国相十一年,但时常居于薛城,发展生产,重视农商,囤积财富。同年,齐宣王去世,其子田地即位,是为齐湣王。 [11] 
当初,田婴有四十多个儿子,他的小妾生子田文。因田文是五月五日出生的,所以田婴告诉田文的母亲说:“不要养活他。”可是田文的母亲还是偷偷地把他养活。等他长大后,他的母亲便通过田文的兄弟把田文引见给田婴,田婴见到田文后,恼怒地对他母亲说:“我让你把这个孩子扔掉,你竟敢把他养活,这是为什么?”田文的母亲还没回答,田文立即叩头大拜,接着反问田婴:“您不让养育五月生的孩子,是什么缘故?”田婴回答说:“五月出生的孩子,长大后身长跟门户一样高,会害父害母的。”田文说:“人的命运是由上天授予呢?还是由门户授予呢?”田婴不知如何作答,便沉默不语。田文接着说:“如果是由上天授予的,您何必忧虑呢?如果是由门户授予的,那么只要加高门户就可以,谁还能长到那么高呢!”田婴无言以对,便斥责道:“你不要说了!” [12] 
过了一些时候,田文趁空问父亲田婴说:“儿子的儿子叫什么?”田婴答道:“叫孙子。”田文又问:“孙子的孙子叫什么?”田婴答道:“叫玄孙。”田文又问:“玄孙的孙子叫什么?”田婴说:“我不知道了。”田文说:“您执掌大权担任齐国国相,到如今已经历三代君主,可是齐国的领土没有增广,您的私家却积贮万金的财富,门下也看不到一位贤能之士。我听说,将军的门庭必出将军,国相的门庭必出国相。现在您的姬妾可以践踏绫罗绸缎,而贤士却穿不上粗布短衣;您的男仆女奴有剩余的饭食肉羹,而贤士却连糠菜也吃不饱。现在您还一个劲地增加积蓄,想留给那些连名都叫不上来的人,却忘记国家在诸侯中一天天地失势。我私下感觉很奇怪。” [13] 
从此以后,田婴改变对田文的态度,非常器重他,让他主持家政,接待宾客。宾客来往不断,日益增多,田文的名声也随之传播到诸侯国中。各诸侯国都派人来请求田婴立田文为太子,田婴便答应。田婴去世后,追谥他为靖郭君。田文果然在薛邑继承田婴的爵位,是为孟尝君。 [14] 
编辑
田婴准备在封地薛地修筑城防工事,因为会引起齐威王猜疑,不少门客去谏阻他。田婴于是吩咐传达人员不要为劝谏的门客通报。有个门客请求谒见田婴,他保证说:“我只说三个字就走,要是多一个字,愿意领受烹杀之刑。”田婴于是接见他。客人快步走到他跟前,说:“海大鱼。”然后转身就走。田婴赶忙问:“先生还有要说的话吧?”门客说:“我可不敢拿性命当儿戏!”田婴说:“不碍事,先生请讲!”门客这才回答道:“你没听说过海里的大鱼吗?鱼网钓钩对它无能为力,但一旦因为得意忘形离开水域,那么蝼蚁也能随意摆布它。以此相比,齐国也就如同殿下的‘水’,如果你永远拥有齐国,要薛地有什么用呢?而你如果失去齐国,即使将薛邑的城墙筑得跟天一样高,又有什么作用呢?”田婴称赞说:“对。”于是停止筑城的事。 [15] 
田婴曾对齐威王说:“五官的簿书,不可不每天检查并多次察看。”齐威王说:“每天检查一个官员的事,五天就厌烦。”于是就把这些事交给靖郭君去处理。 [16] 
田婴对待门客齐貌辨非常友好。可是齐貌辨为人不拘小节,因此门客们都讨厌他。有个叫士尉的人曾为此劝说田婴赶走齐貌辨,田婴没有听从,士尉拂袖而去。这时田婴之子孟尝君田文也在暗中劝说驱逐齐貌君,不料田婴却大发脾气说:“即使将来有人铲除我们这个家族,捣毁我们这片家业,只要能对齐貌辩有好处,我也在所不惜!”于是田婴就给齐貌辩上等的客舍住,并且派长子去赶车,朝夕侍候不懈。 [17] 
数年后,齐威王去世,齐宣王继位。田婴跟齐宣王合不来,于是就离开都城到薛地来住,齐貌辩也跟他一同到薛城。没多久,齐貌辩决定辞别田婴回齐国去进见齐宣王,这时田婴就说:“君王既然很讨厌我田婴,那你此去岂不是找死!”齐貌辩说:“臣根本就不想活,所以臣一定要去。”田婴也无法阻止,于是齐貌辩就去见宣王。 [17] 
齐貌辩到都城临淄,齐宣王很早就知道他来,他满心怒气地等着齐貌辩。齐貌辩拜见齐宣王后,齐宣王首先问他说:“你是靖郭君手下的宠臣,靖郭君是不是一切都听你的呢?齐貌辩回答说:“臣是靖郭君的宠臣并不错,但要说靖郭君什么都听臣的那倒未必。例如当君王还是当太子时,臣曾对靖郭君说:‘太子长一副不仁相貌,下巴太大,看起来好像一只猪。让这种人当国王,施政必然违背正道,所以不如把太子废掉,改立卫姬之子效师为太子。’可是靖郭君竟然哭着对臣说:‘不可以这样做,因为我不忍这样做。’假如靖郭君是一切都听臣的话,那么靖郭君也不会遭受今天这样的迫害,此其一。当靖君到薛城,楚相昭阳要用几倍的土地来换薛地,我又向靖郭君说:‘一定要接受这个请求。’靖郭君说:‘从先王那里接受薛地,现在即使与后王关系不好,如果把薛地交换出去,将来死后我向先王如何交待呢?况且先王的宗庙就在薛地,我难道能把先王的宗庙交给楚国吗!’又不肯听从我的。这是第二件事。”齐宣王听不禁长声叹息,脸上颜色大变,说:“靖郭君对寡人的感情竟然深到这种程度啊!我太年轻,很不了解这些事情。您愿意替我把靖郭君请回来吗?”齐貌辨回答说:“好吧。” [17] 
田婴穿戴上齐威王时赐给的衣服帽子,佩带赐给的宝剑,齐宣王亲自到郊外迎接田婴,望着他哭泣。田婴到朝廷,齐宣王就请他做国相。田婴表示辞谢,不得已才接受。七天以后,田婴以有病为名坚决要求辞职,三天以后齐宣王才答应他的要求。 [17] 
编辑
刘向《战国策》:“靖郭君可谓能自知人矣。” [18] 
编辑
《史记·卷七十五·孟尝君列传第十五》 [19] 
《战国策·卷八·齐策一》 [18] 
编辑
祖父:齐桓公田午
父亲:齐威王田因齐
兄弟:齐宣王田辟疆、郊师田师
儿子:孟尝君田文
编辑
据《史记》记载,田婴是齐威王的小儿子,齐宣王的弟弟。这是不对的,田婴第一次出场在前341年的马陵之战,此时齐威王才38岁;从后来田婴专齐国政权,有废齐宣王之举的政治号召力来看,也不可能是齐宣王之弟。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解读词条背后的知识
海叔说春秋 优质创作者

齐国风云之田婴相齐

田婴作为田文的父亲,在历史上的关注度总是比不上儿子田文。然而,事实上,作为孟尝君的老爸,田婴充分地演绎了什么叫你爸爸就是你爸爸。

2020-10-1238 阅读4762
参考资料
  • 1.    《史记·卷七十五·孟尝君列传第十五》:孟尝君名文,姓田氏。文之父曰靖郭君田婴。田婴者,齐威王少子而齐宣王庶弟也。
  • 2.    《史记·卷七十五·孟尝君列传第十五》:田婴自威王时任职用事,与成侯邹忌及田忌将而救韩伐魏。成侯与田忌争宠,成侯卖田忌。田忌惧,袭齐之边邑,不胜,亡走。会威王卒,宣王立,知成侯卖田忌,乃复召田忌以为将。
  • 3.    《史记·卷七十五·孟尝君列传第十五》:宣王二年,田忌与孙膑、田婴俱伐魏,败之马陵,虏魏太子申而杀魏将庞涓。
  • 4.    《战国策·卷八·齐策一》:齐将封田婴于薛。楚王闻之大怒,将伐齐。齐王有辍志。公孙闬曰:“封之成与不,非在齐也,又将在楚。闬说楚王,令其欲封公也又甚于齐。”婴子曰:“愿委之于子。”公孙闬为谓楚王曰:“鲁、宋事楚而齐不事者,齐大而鲁、宋小。王独利鲁、宋之小,不恶齐大,何也?夫齐削地而封田婴,是其所以弱也。愿勿止。”楚王曰:“善。”因不止。
  • 5.    《史记·卷七十五·孟尝君列传第十五》:即位三年,而封田婴于薛。
  • 6.    《史记索隐》:纪年以为梁惠王后元十三年四月,齐威王封田婴于薛。十月,齐城薛。
  • 7.    《史记·卷七十五·孟尝君列传第十五》:宣王七年,田婴使於韩、魏,韩、魏服於齐。婴与韩昭侯、魏惠王会齐宣王东阿南,盟而去。
  • 8.    《史记·卷七十五·孟尝君列传第十五》:宣王九年,田婴相齐。齐宣王与魏襄王会徐州而相王也。楚威王闻之,怒田婴。
  • 9.    《史记·卷七十五·孟尝君列传第十五》:明年,楚伐败齐师於徐州,而使人逐田婴。田婴使张丑说楚威王,威王乃止。
  • 10.    《战国策·卷八·齐策一》:楚威王战胜于徐州,欲逐婴子于齐。婴子恐。张丑谓楚王曰:“王战胜于徐州也,盼子不用也。盼子有功于国,百姓为之用;婴子不善,而用申縳。申縳者,大臣与,百姓弗为用,故王胜之也。今婴子逐,盼子必用。复整其士卒,以与王遇,必不便于王也。”楚王因弗逐。
  • 11.    《史记·卷七十五·孟尝君列传第十五》:田婴相齐十一年,宣王卒,湣王即位。
  • 12.    《史记·卷七十五·孟尝君列传第十五》:初,田婴有子四十馀人。其贱妾有子名文,文以五月五日生。婴告其母曰:“勿举也。”其母窃举生之。及长,其母因兄弟而见其子文於田婴。田婴怒其母曰:“吾令若去此子,而敢生之,何也?”文顿首,因曰:“君所以不举五月子者,何故?”婴曰:“五月子者,长与户齐,将不利其父母。”文曰:“人生受命於天乎?将受命於户邪?”婴默然。文曰:“必受命於天,君何忧焉。必受命於户,则可高其户耳,谁能至者!”婴曰:“子休矣。”
  • 13.    《史记·卷七十五·孟尝君列传第十五》:久之,文承间问其父婴曰:“子之子为何?”曰:“为孙。”“孙之孙为何?”曰:“为玄孙。”“玄孙之孙为何?”曰:“不能知也。”文曰:“君用事相齐,至今三王矣,齐不加广而君私家富累万金,门下不见一贤者。文闻将门必有将,相门必有相。今君後宫蹈绮縠而士不得裋褐,仆妾馀粱肉而士不厌糟糠。今君又尚厚积馀藏,欲以遗所不知何人,而忘公家之事日损,文窃怪之。”
  • 14.    《史记·卷七十五·孟尝君列传第十五》:於是婴乃礼文,使主家待宾客。宾客日进,名声闻於诸侯。诸侯皆使人请薛公田婴以文为太子,婴许之。婴卒,谥为靖郭君。而文果代立於薛,是为孟尝君。
  • 15.    《战国策·卷八·齐策一》:靖郭君将城薛,客多以谏。靖郭君谓谒者,无为客通。齐人有请者曰:“臣请三言而已矣!益一言,臣请烹。”靖郭君因见之。客趋而进曰:“海大鱼。”因反走。君曰:“客有于此。”客曰:“鄙臣不敢以死为戏。”君曰:“亡,更言之。”对曰:“君不闻大鱼乎?网不能止,钩不能牵,荡而失水,则蝼蚁得意焉。今夫齐亦君之水也。君长有齐阴,奚以薛为?夫齐,虽隆薛之城到于天,犹之无益也。”君曰:“善。”乃辍城薛。
  • 16.    《战国策·卷八·齐策一》:靖郭君谓齐王曰:“五官之计,不可不日听也而数览。”王曰:“说。”五而厌之。”今与靖郭君。
  • 17.    《战国策·卷八·齐策一》:靖郭君善齐貌辨。齐貌辨之为人也多疵,门人弗说。士尉以证靖郭君,靖郭君不听,士尉辞而去。孟尝君又窃以谏,靖郭君大怒,曰:“刬而类,破吾家,苟可慊齐貌辨者,吾无辞为之。”于是舍之上舍,令长子御,旦暮进食。数年,威王薨,宣王立。靖郭君之交,大不善于宣王,辞而之薛,与齐貌辨俱留。无几何,齐貌辨辞而行,请见宣王。靖郭君曰:“王之不说婴甚,公往,必得死焉。”齐貌辨曰:“固不求生也,请必行。”靖郭君不能止。齐貌辨行至齐,宣王闻之,藏怒以待之。齐貌辨见宣王,王曰:“子,靖郭君之所听爱夫?”齐貌辨曰:“爱则有之,听则无有。王之方为太子之时,辨谓靖郭君曰:‘太子相不仁,过颐豕视,若是者信反。不若废太子,更立卫姬婴儿郊师。’靖郭君泣,而曰:‘不可,吾不忍也。’若听辨而为之,必无今日之患也。此为一。至于薛,昭阳请以数倍之地易薛。辨又曰:‘必听之。’靖郭君曰:‘受薛于先王,虽恶于后王,吾独谓先王何乎!且先王之庙在薛,吾岂可以先王之庙与楚乎?’又不肯听辨。此为二。”宣王大息,动于颜色曰:“靖郭君之于寡人一至此乎?寡人少,殊不知此。客肯为寡人来靖郭君乎?”齐貌辨对曰:“敬诺。”靖郭君,衣威王之衣,冠,舞其剑。宣王自迎靖郭君于郊,望之而泣。靖郭君至,因请相之。靖郭君辞,不得已而受。七日谢病,强辞,靖郭君辞不得,三日而听。
  • 18.    《战国策·卷八·齐策一》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5-03-15]
  • 19.    《史记·卷七十五·孟尝君列传第十五》  .国学网[引用日期2015-03-15]
展开全部 收起

东湖港 米立方

« 上一篇:佛牙赞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