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讲

时间:2021-02-12 12:36       来源: 未知

坦白讲,越来越不喜欢李厚辰了。

大一的时候开始听小李老师的翻转电台,那时候几乎是听入迷了,前面好几期都会详详细细做笔记,我还记得:翻转电台的第一季第一期不只有李厚辰一个主持人,还有一个叫“小白”的,第一期非常轻松,完全可以做到宣传所言:“随时随刻听”,不过第二期开始风格突变,开始变成了一个人单方面的输出,信息量开始变得非常大,我就这样没有准备好就被一大堆知识和全新的视角冲击,我着迷又迷失,我着迷于这样一个“浮士德博士”一样的人,对于知识的,话术的渴望,对于未知体系,未知视角,未知价值观的渴望,对于新鲜思想的好奇。

后面由于一些价值观的冲击实在太大,自我的怀疑实在太痛苦,终于决定暂时不听翻转电台了。

只不过那时候我听不进其他的什么电台,有尝试过听日谈公园之类的,但是由于听惯了翻转电台这类偏理论教育的主持人单方面输出的电台,反而听不惯那种轻松休息的,说实话那个时候听其他的电台就觉得浪费时间。

在好长一段时间克制自己不去听翻转电台后,被安利了新博客“剩余价值”——听的是最严肃的那期,这期真好,和翻转电台完全不一样,却也让我有所触发和感到,只是感觉主播太随性——怎么突然笑了呢?怎么突然哭了呢?怎么会这样呢?

不过现在我太喜欢听这三个主播的笑声了。

之后又开始听《随机波动》《艺术叨叨》《海马星球》《忽左忽右》还有《故事FM》等等。

翻转电台也会听,但没那么大兴趣了,它不再有过去那般的吸引力了,如今也会质疑,也会尝试反驳。

我觉得,我心中小李老师的裂缝是从和S的一次交谈开始的。

S说,她也听了翻转电台讲扶它文化的那一期,她说:李厚辰那套逻辑的确很有道理,几乎无懈可击:“扶它文化是宅男心理扭曲,变态,在社交恐惧中,无法得到异性青睐而转于自身,把视线放在那些能够‘自给自足’的女相男性的动漫形象上”——他引用了多少理论,这看起来多少有道理,可是S说:她问了身边喜欢穿女装的男性朋友,那个朋友却只是非常无所谓的说:从来没有这种想法,只是很好奇想穿一下而已。

我那时突然发现一点:我在长久的知识术语中已经没有了反驳的能力——听翻转电台以来,我几乎是被牵着走,他给我什么思想我就接受什么,给我什么视角我就用什么视角,从来没有一点点的实际的反思。

我被李厚辰的知识体系所震撼,几乎把他当作知识本身——我不敢质疑专家。

然后接着,我又想:这是一个多么狂妄的人,就像是一个理论家,几乎只是让理论套上逻辑,形成一套新的视角——歼灭一个文化的多样性,还要鄙视和嘲讽那些反驳的人(就是在第一季讲扶它和动画时他的态度)。

可我依旧尊敬他,他对于知识体系的掌握和整理能力,引导大家思考的能力,那一套语言的运用的确是非常优秀的。他的确带给我了非常多的影响和变化,起码,他让我学到的或感受到的,不是像其他许多是那么轻易忘记的。

当去年《一日谈》节目开播以来,每一期我都盯着屏幕里面这个虽然敦实略显憨厚但是巧舌如簧的人,我就在想——我真的了解他吗?我真的应该喜欢他吗?

不不不,他邀请的每一期嘉宾魅力都比他大好多。

以至于当他邀请陈丹青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我的白菜又要被猪拱了(hh

当然这样说很不友好。

李厚辰现在给我的感觉是:他是一个思考家,如果按照以思考占比他可能是一个大思考家,他是一个把问题看得很通透的人,他是一个可以了解很多真相的人,他是一个清醒的人,他在思想上站在很多人上面,总是发表一些愤世嫉俗的言论希望能把人骂醒,他的理论的确非常切近现在问题的要害,他比绝大多数人都追求真理,而且他也追求到了(他是基督徒),他看到了人的软弱,无能,罪恶,他看到了整个社会的绝望,挣扎和恶心循环。

他就像像浮士德博士一样。

可是他明明知道:知识,对知识的渴望,只是浮士德和魔鬼做的交易。

魔鬼无疑是除了上帝外最清醒,最智慧,最切近真理的人,是离上帝最近的存在。我想不只有上帝能看见未来,魔鬼单单凭借智慧也能看见未来的走向。

我看《一日谈》,我看他问一个嘉宾又一个嘉宾,竟然和许知远非常相似(但许知远比他靠近人多了,李厚辰是个苦修士,是个罪恶感很强烈的,总是在自我挣扎的人)

采访周轶君那期,周轶君问李厚辰:你在担心什么呢?你到底在担心什么呢?

我觉得透过周轶君敏锐地眼光:只能看到一个思考太多的李厚辰。

思考太多总是会耽搁生活的,即使他的理论中生活才是第一。

他这样的形象,这样的教授形式,都让人思考地越来越多。我不知道他要拯救谁,他想让那些本身就不会生活的人先学会思考,然后学会生活吗?

好像是上周H给我转发了聊天记录,是李厚辰在粉丝小群里和大家的互动群,非常亲切友好,H想告诉我:他没你想的这么糟糕,你瞧他多么会生活!

我觉得真好笑:这些对话描述了一个中产阶级的人在侃侃而谈(刚刚又翻了那个记录,好像误会他了?)

算了,就这样吧,我觉得木心如果还在,是不会接受李厚辰的采访。

现在想来,现在反感李厚辰的还有一点:他总是在教育别人。虽然这样显得我很狭隘,但是他太爱说教了。

(想到其他不喜欢的点再补吧,这算对他的网暴吗?)

哦哦,还因为看了那不勒斯四部曲,尼诺的形象太发人深省了,也让我对这些掌握“知识”和“理论”的人抱有观察视角。

元阳山 七步沟 临汾网

« 上一篇:烟酸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