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羚飞渡

时间:2021-02-13 03:17       来源: 未知
收藏
查看我的收藏
0 有用+1 已投票
编辑 锁定 讨论 上传视频
《斑羚飞渡》沈石溪创作的小说,选自其小说集《和乌鸦做邻居》。
该小说虚构描写的是一群被逼至绝境的斑羚,为了赢得种群的生存机会,用牺牲一半挽救另一半的方法摆脱困境的壮举。
作品名称
《斑羚飞渡》
作    者
沈石溪
创作年代
2008-11
作品出处
《和乌鸦做邻居》
文学体裁
小说
出版社
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
  1. 1 内容简介
  2. 2 作品原文
  3. 3 作品鉴赏
  4. 4 作者简介
  5. 5 问题研究
编辑
《斑羚飞渡》一文描写的是一群被逼至绝境的斑羚,为了赢得种群的生存机会,生死存亡之际,它们用牺牲一半挽救另一半的方法,让年轻斑羚摆脱困境。斑羚在危难中所表现出来的智慧、勇气和自我牺牲精神,会让每一个读过这篇文章的人感到精神的震撼,会启发人们重新认识这个万物共存的世界。赞扬了镰刀头羊临危不惧,舍己为人的英勇精神。 批评了狩猎队对珍稀动物的贪欲。 [1] 
编辑
我们狩猎队分成好几个小组,在猎狗的帮助下,把这群斑羚逼到了戛洛山的伤心崖上。
斑羚又名青羊,形似家养山羊,但额下无须,善于跳跃。每头成年斑羚重六七十斤。被我们逼到伤心崖上的这群斑羚有七八十只。
斑羚是我们这一带猎人最喜爱的猎物。公羊和母羊头上虽然都长着两支短小如匕首的尖利的羊角,但性情温驯,死到临头也不会反抗,猎杀时不会有危险;斑羚肉肥腻细嫩,是上等山珍,毛皮又是制裘的好材料,价钱卖得很俏。所以,当我们完成了对斑羚群的围追堵截,猎狗和猎枪组成了两道牢不可破的封锁线,狩猎队的队长,也就是曼广弄寨的村长帕珐高兴得手舞足蹈。“啊罗,我们要发财了!嘿,这个冬天就算其他猎物一只也打不着,光这群斑羚就够我们一年的酒钱啦!”每个猎人都红光满面,脸笑成了一朵花。
对付伤心崖上的斑羚,好比瓮中捉鳖。
伤心崖是戛洛山上的一大景观。山峰像被一把利斧从中间剖开,从山底下的流沙河抬头往上看,宛如一线天,其实隔河对峙的两座山峰相距有六米左右。两座山峰都是笔直的绝壁,到了山顶部位,都凌空向前伸出一块巨石。远远望去,那就像一对彼此倾心的情人正要热情地拥抱接吻。之所以取名伤心崖,是有一个古老的传说。说是在缅桂花盛开的那一年,有个名叫喃木娜雅的仙女看中了一个年轻的猎人,偷了钥匙从天庭溜到人间与年轻猎人幽会,不幸被她的丈夫发现。戴了绿帽子的丈夫勃然大怒,悄悄跟踪。在仙女又一次下凡与年轻猎人见面,两人心急火燎张开双臂朝对方扑去,眼瞅着就要拥抱在一起的节骨眼上,仙女的丈夫突施魔法,将两人点为石头,永远处在一种眼看就要得到却得不到的痛苦状态,让一对饥渴的情人咫尺天涯,以示惩罚天上、人间都普遍存在的第三者插足。
这群斑羚走到了伤心崖,算是走上了绝路。往后退,是咆哮的狗群和十几支会喷火闪电的猎枪。往前走,是几十丈深的绝壁,而且绝壁朝里弯曲,除了壁虎,任何生命都休想顺着倒悬的山壁爬下去;一旦摔下去,不管是掉在流沙河里还是砸在岸边的沙砾上,小命都得玩完。假如能跳到对面的山峰上去,当然就绝路逢生,转危为安了,但两座山峰间最窄的地方也有六米宽,且两山平行,没有落差可资利用。斑羚虽有肌腱发达的四条长腿,极善跳跃,但就像人跳远有个极限一样,在同一个水平线上,再健壮的公斑羚最多也只能跳出五米的成绩,母斑羚、小斑羚和老斑羚只能跳四米左右。能一跳跳过六米宽山涧的斑羚堪称超级斑羚,而超级斑羚还没有生出来呢。
我们将斑羚逼到伤心崖后,围而不打,迟迟没放狗上去扑咬,也没开枪射击。这当然不是出于怜悯,而是担心斑羚们被我们逼急了,会不顾三七二十一集体从悬崖上跳下去。它们跳下去假如摔在岸上,当然节省了我们的子弹,但不可能个个都按我们的心愿跳得那么准,肯定有许多落到流沙河里,很快就会被湍急的河水冲得无影无踪。我们不想让到手的钱财流失,我们要一网打尽。
村长帕珐让波农丁带五个人到悬崖底下的流沙河边去守着,负责在岸上捡拾和从水里打捞那些从山顶跳下去的斑羚。
从伤心崖到流沙河,地势很陡,要绕半座山才下得去,最快也要走半小时。村长帕珐和波农丁约定,波农丁到了悬崖底下后,吹响牛角号,我们就立即开枪,同时放狗去咬。
我仍留在伤心崖上。我埋伏的位置离斑羚群只有四五十米,中间没有遮挡视线的障碍,斑羚们的一举一动都一目了然。
开始,斑羚们发现自己陷入了进退维谷的绝境,一片惊慌,胡乱窜逃。有一只母斑羚昏头昏脑竟然企图穿越封锁线,立刻被早已等得不耐烦的猎狗撕成了碎片。有一只老斑羚不知是老眼昏花没测准距离,还是故意要逞能,竟退后十几步一阵快速助跑奋力起跳,想跳过六米宽的山涧去,结果可想而知。它在离对面山峰还有一米多的空中做了个滑稽的挺身动作,哀哨一声,像颗流星似的笔直坠落下去。好一会儿,悬崖下才传来扑通的水花声。
可惜,少了一张羊皮,少了一锅羊肉。
过了一会儿,斑羚群渐渐安静下来,所有的眼光都集中在一只身材特别高大、毛色深棕、油光水滑的公斑羚身上,似乎在等候这只公斑羚拿出使整个种群能免遭灭绝的好办法来。毫无疑问,这只公斑羚是这群青羊的头羊。它头上的角比一般公斑羚要宽得多,形状像把镰刀,姑妄称它为镰刀头羊。镰刀头羊神态庄重地沿着悬崖巡视了一圈,抬头仰望雨后放晴湛蓝的苍穹,悲哀地哮了数声,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
斑羚群又骚动起来。这时,被雨洗得一尘不染的天空突然出现一道彩虹,一头连着伤心崖,另一头飞越山涧,连着对面那座山峰,就像突然间架起了一座美丽的天桥。斑羚们凝望着彩虹。有一只灰黑色的母斑羚举步向彩虹走去,神情恍惚,似乎已进入了某种幻觉状态。也许,它们确实因为神经高度紧张而误以为那道虚幻的彩虹是一座实实在在的桥,可以通向生的彼岸;也许,它们清楚那道色泽鲜艳、远看像桥的东西其实是水汽被阳光折射出来的幻影,但既然走投无路了,那就怀着梦想与幻觉走向毁灭,起码可以减轻死亡的恐惧。
灰黑色母斑羚的身体已经笼罩在彩虹炫目的斑斓光谱里,眼看就要一脚踩进深渊去,突然,镰刀头羊俑地发出一声吼叫。这叫声与我平常听到的羊叫迥然不同,没有柔和的颤音,没有甜腻的媚态,也没有绝望的叹息,音调虽然保持了羊一贯的平和,但沉郁有力,透露出某种坚定不移的决心。
事后我想,策刀头羊之所以在关键时刻想出这么一个挽救种群生存的绝妙办法来,或许就是受了那道彩虹的神秘启示。找总觉得彩虹那七彩光斑似乎与后来发生的斑羚群的飞渡有着一种美学上的相通。
随着镰刀头羊的那声吼叫,灰黑色母斑羚如梦初醒,从悬崖边缘退了回来。
随着镰刀头羊的那声吼叫,整个斑羚群迅速分成两拨。老年斑羚为一拨,年轻斑羚为一拨。在老年斑羚队伍里,有公斑羚,也有母斑羚,身上的毛色都比较深,两支羊角基部的纹轮清晰可见。年轻斑羚队伍年龄参差不齐,有身强力壮的中年斑羚,有刚刚踏进成年行列的大斑羚,也有稚气未脱的半大斑羚。两拨分开后,老年斑羚的数量显然要比年轻斑羚那拨少得多,大概少十几只。镰刀头羊本来站在年轻斑羚那拨里的,它眼光在两拨斑羚间转了几个来回,悲怆地轻茹了一声,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老年斑羚那一拨去了。有七八只中年公斑羚也跟随镰刀头羊自动从年轻斑羚那拨里走出来,归进老年斑羚的队伍。这么一倒腾,两拨斑羚的数量大致均衡了。
我看得很仔细,但弄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以年龄为标准划分出两拨来,这些斑羚究竟要干什么呢?
“波农丁这个老酒鬼,爬山比乌龟还慢,怎么还没到悬崖底下?”村长帕珐小声咒骂道。他的两道剑眉拧成了疙瘩,显出内心的焦躁和不安。
村长帕珐是位有经验的猎手。事后我想,当时他一定已预感到会发生惊天动地、不平常的事,所以才会焦躁不安的,但他想象不出究竟会发生什么事。
我一面观察斑羚群的举动,一面频繁地看表。二十分钟过去了。二十二分钟过去了。二十五分钟过去了……按原计划,如果一切顺利的话,顶多再有三五分钟,悬崖底下就会传来牛角号沉闷的呜呜声,伤心崖上十来支猎枪就会喷吐出耀眼的火光。
这将是一场辉煌的狩猎,对人类而言。
这将是一场灭绝性的屠杀,对这群斑羚而言。
就在这时,我看见,从那拨老斑羚里走出一只老公羊来,颈上的毛长及胸,脸上褶皱纵横,两支羊角早已被岁月风尘弄得残缺不全,一看就知道快到另一个世界去报到了。老公羊走出队列,朝那拨年轻斑羚示意性地哨了一声,一只半大的斑羚应声走了出来。一老一少走到伤心崖,后退了几步。突然,半大的斑羚朝前飞奔起来。差不多同时,老公羊也扬蹄快速助跑。半大的斑羚跑到悬崖边缘,纵身一跃,朝山涧对面跳去。老公羊紧跟在半大斑羚后面,头一勾,也从悬崖上蹿跃出去。这一老一少,跳跃的时间稍分先后,跳跃的幅度也略有差异,半大斑羚角度稍偏高些,老公羊角度稍偏低些,等于是一前一后,一高一低。我吃了一惊:怎么,自杀也要老少结成对子,一对一对去死吗?这只半大斑羚和这只老公羊,除非插上翅膀,是绝对不可能跳到对面那座山崖上去的!果然,半大斑羚只跳到四米左右的距离,身体就开始下倾,从最高点往下降落,在空中划出一道可怕的孤形。我想,顶多再有一两秒钟,它就要不可避免地坠进深渊,坠进死亡的地狱去了。我正这样想着,突然一个我做梦都无法想象的镜头出现了:老公羊凭着娴熟的跳跃技巧,在半大斑羚从最高点往下降落的瞬间,身体出现在半大斑羚的蹄下。老公羊的跳跃能力显然要比半大斑羚略胜一筹。它的身体出现在半大斑羚蹄下时,刚好处在跳跃弧线的最高点。就像两艘宇宙飞船在空中完成了对接一样,半大斑羚的四只蹄子在老公羊宽阔结实的背上猛蹬了一下,就像免费享受一块跳板一样。它在空中再度起跳,下坠的身体奇迹般地再度升高。而老公羊就像燃料已输送完了的火箭残壳,自动脱离宇宙飞船,不,比火箭残壳更悲惨,在半大斑羚的猛力踢祗下,像只被突然折断了翅膀的鸟笔直坠落下去。虽然这第二次跳跃的力度远不如第一次,高度也只有地面跳跃的一半,但足够半大斑羚跨越剩下的最后两米路程了。只见半大斑羚轻巧地落在对面山峰上,兴奋地茹叫一声,钻到磐石后面不见了。
试跳成功。紧接着,一对对斑羚凌空跃起,在山涧上空划出一道道令人眼花缭乱的弧线。每一只年轻的斑羚成功飞渡,就意味着有一只老年斑羚摔得粉身碎骨。
山涧上空,和那道彩虹平行,架起了一座桥。那是一座用死亡做桥墩架设起来的桥。没有拥挤,没有争夺,秩序井然,快速飞渡。我十分注意地盯着那群注定要去送死的老斑羚,心想,或许有个别比较滑头的老斑羚会从死亡那拨偷偷溜到新生那拨去。但让我震惊的是,从头至尾,没有一只老斑羚为自己调换位置。
它们心甘情愿用生命为下一代开通一条生存的道路。
绝大部分老斑羚都用高超的跳跃技艺,将年轻斑羚平安地飞渡到对岸的山峰。只有一只衰老的母斑羚,在和一只小斑羚空中衔接时,大概力不从心,没能让小斑羚精确地踩上自己的背,结果一老一少一起坠落深渊。
我没想到,在面临种群灭绝的关键时刻,斑羚群竟然能想出牺牲一半挽救一半的办法来赢得种群生存的机会。我没想到,老斑羚们会那么从容地走向死亡。
我看得目瞪口呆。所有的猎人都看得目瞪口呆。连狗也惊讶得张大嘴,长长的舌头拖在嘴外,停止了吠叫。
就在这时,呜——呜——悬崖下传来牛角号声。村长帕珐如梦初醒,连声高喊:“快开枪!快!快开枪!”
但已经晚了,伤心崖上,只剩下最后一只斑羚。唔,就是那只成功地指挥了这场斑羚群集体飞渡的镰刀头羊。这群斑羚数目不是偶数,恰恰是奇数。镰刀头羊孤零零地站在山峰上,既没有年轻的斑羚需要它做空中垫脚石飞渡到对岸去,也没有谁来飞渡它。
砰,砰砰,猎枪打响了。我看见,镰刀头羊宽阔的胸部冒出好几朵血花。它摇晃了一下,但没倒下去,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向那道绚丽的彩虹。弯弯的彩虹一头连着伤心崖,一头连着对岸的山峰,像一座美丽的桥。
它走了上去,消失在一片灿烂中。 [2] 
编辑
《斑羚飞渡》一文描写的是一群被逼至绝境的斑羚,会让每一个读过这篇文章的人受到精神的震撼,会启发人们重新认识这个万物共生的世界。文章一开始,先为我们展现了一个关乎生死存亡的场景。一群斑羚,为狩猎队所追杀,逃到悬崖边。当“斑羚们发现自己陷入了进退维谷的绝境”时,显得那么惊慌、无助,它们“乱蹦乱跳”,一只老斑羚竟想奋力“跳过六米宽的山涧”,结果,“像颗流星似的笔直坠落下去”。
在这个场景中,斑羚对生的渴望被表现得分外真切、动人,吸引每一个善良的人去关注它们的命运。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完全出乎人的意料。斑羚群凭借娴熟的跳跃技巧,以牺牲老斑羚的生命为代价,成功地完成了山涧上的飞渡,赢得了种群延续的机会。斑羚在飞渡中所表现出的勇于牺牲、视死如归的精神,是作者描写的重点。文章用大量笔墨集中表现了一队老年斑羚的从容赴死。“随着镰刀头羊”的“吼叫”,“整个斑羚群迅速分成两拨,老年斑羚为一拨,年轻斑羚为一拨”。为了种群的生存,老年斑羚毅然决定牺牲自己。当老年斑羚的数量比年轻的那拨少时,镰刀头羊自觉地走到老年斑羚的行列中,“有几只中年公斑羚跟随着镰刀头羊,也自动从年轻斑羚那拨里走出来,进入老年斑羚的队伍”。没有要求、强迫,也没有讨价还价,好像牺牲是天经地义的事,是一种本能,而不是荣耀。“每一只年轻斑羚的成功飞渡,都意味着有一只老年斑羚摔得粉身碎骨。”老年斑羚用自己的死亡做“桥墩”,为年轻一代架起了生命的桥梁。
作者用人之常情揣摩老斑羚的行为
特意描写了面对死亡的老年斑羚的从容表现:“从头至尾没有一只老斑羚调换位置。”这在人类社会是难以想像的事情。斑羚群以一半的牺牲,挽救了另一半的生命。牺牲的斑羚们那样地“从容”,接受“生命的援助”的斑羚也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感激,只是“兴奋地咩叫一声,钻到磐石后面不见了”。没有什么要特别感激的,因为这些获救者有一天也会站到老年斑羚那一拨,去为另一群年轻斑羚做“桥墩”。“我十分注意盯着那群注定要送死的老斑羚,但让我震惊的是,从头至尾没有一只老斑羚调换位置”可以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来概括。
感激,只有因为物质和精神上有交换才会产生,而斑羚们不懂那么复杂深奥的东西,对它们来说,为种群做出牺牲,只是依据自己的天性、本能行事,根本谈不上“奉献”“美德”之类的概念。很多群居的动物,都有自己的首领。这些首领往往具有健壮的体魄、聪明的头脑和威严的气势,它能够带领群体维持良好的生存状态和生存环境,它能够在任何时候都勇于挺身而出保护整个群体的利益。镰刀头羊就是这样的一位首领。当灰黑色母斑羚正为虚幻的彩虹吸引而绝望地走向危崖时,它只发出一声吼叫,就让母斑羚猛醒,并让斑羚群分成两拨,快速而有序地完成了一场悲壮的“飞渡”。
镰刀头羊担负着保护种群的责任
在最危急的时候,整个种群把信任和尊重给了它;它沉稳、果断、临危不乱,这样的品格使斑羚们对它无比顺从。让种群的一半选择死,这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而它做到了。在斑羚的生活中,可能没有比持枪的猎人更让它们恐惧的了,所以镰刀头羊也曾“悲哀地咩了数声,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但是它却用自己的生命为持枪者上了最悲壮的一课。在“飞渡”的最后,作为奇数的镰刀头羊,显示出它高傲的本色。人类的猎枪可以消灭它的肉体,却不能屈服它的精神。这时的镰刀头羊甚至比人类的英雄更有英雄气概,“只见它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向那道绚丽的彩虹”,“它走了上去,消失在一片灿烂中”,悲壮的身影,身后留给人们的是什么?轻蔑?嘲讽?身为“万物之灵”的人类,将在“灿烂”中目瞪口呆。
编辑
原名沈一鸣,笔名沈石溪,1952年生于上海亭子间,祖籍浙江慈溪。1969年初中毕业赴西双版纳村寨插队落户,在云南边疆生活了18年,有着丰富的生活体验经历。1972年到当地山区小学当教员。1980年开始从事业余文学创作。 现为成都军区政治部创作室专业创作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作家协会理事。创作以动物出版的作品小说为主,已出版作品五百多万字。曾获得中国作家协会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中国图书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家大奖、台湾杨唤儿童文学奖等多种奖项。被誉为“中国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所著动物小说将故事性、趣味性和知识性融为一体,充满哲理内涵,风格独特。作品多次获奖。现为成都军区政治部创作室二级创作员,中国作协会员、云南省作协理事、云南省儿童文学创作委员会副主任。2010年入围“免网杯”中国文艺网络奖(中国网络代表最高荣誉)最佳作家候选人。也被誉为“中国动物小说大王”。小说《圣火》获1990年世界儿童文学和平奖。《第七条猎狗》获中国作协首届儿童文学作品奖。《一只猎雕的遭遇》获中国作协第二届全国儿童文学优秀作品奖。 《斑羚飞渡》一文荣获人民文学出版社首届《中华文学选刊》奖,台湾儿童文学学会、《民生报》、《国语日报》、《儿童日报》、《幼师少年月刊》联合主办“好书大家读”活动推荐书目。《斑羚飞渡》被选入初一下学期人教版语文课本第六单元27课、《最后一头战象》被选入小学六年级语文课本第23课。
编辑
人在文中充当的角色
在这篇文章中,人类充当的是一个不光彩的角色,是自然的侵害者和掠夺者。我们不必回避这个问题。因为这篇文章恰恰给了我们一个反思人类所作所为、摆正人类在自然界中的位置的机会。人类自诩为高等动物──自己给自己定义为“人科”,在这个世界中是独一无二的,是世界的主宰。人类拥有强劲的思维能力,拥有先进的科技手段,可以改天换地,所以我们常提起的一句话是:“征服自然,改造自然。”对于和自己一起生活在这个星球上的其他物种,人类是蔑视的。人类肆意屠杀它们,已经导致许多物种灭绝。斑羚飞渡的惨烈、悲壮,让我们看到了动物身上那股神圣而不可侵犯的精神力量。反思人类社会,当灾难来临时,我们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像斑羚那样,不害人,不苟活,视死如归呢?
“彩虹”有的意义
彩虹是虚幻、美丽的。虚幻而美丽的东西,可以给人带来幻想、希望,让人陶醉其中,产生精神上的迷恋、依赖。美丽的彩虹和残酷的现实成为鲜明的对比,镰刀头羊“走向那道绚丽的彩虹”,也是向往投身于美好的理想世界。
“斑羚飞渡”的成功
近乎奇迹,是以斑羚们时间先后选择的精确、跳跃幅度控制的高超、跳跃技巧掌握的娴熟、对接时机衔接的吻合为前提的,从文章的交代来看,斑羚们此前并没有经过这样的排练。那么,课文描写的“斑羚飞渡”是真实发生的吗?还是主要出自作者的想像?
首先,在动物界,确实有牺牲部分成员的生命以取得种群中大多数的生存机会的事实;其次,依我们自身的经验可以知道,人类在困难时往往会激发出以前从未展现的潜力,做出平时无论如何也不能完成的事情,因此,我们不能否认,当斑羚群陷入种群灭绝的危机时,强烈的求生欲望会导致奇迹的发生。但是我们并不能就此推论本文中叙述的事情就一定是百分之百真实的。不过,真实与否又有什么要紧呢?任何出现在作品中的素材,都是作家进行艺术剪裁和合理加工的结果,艺术真实不等同于生活真实,我们没有必要追究事情是否符合生活的真实。我们可以把它当作一篇动物小说来读,抛开表层的坠饰(艺术虚构),体会文章震撼人心的力量来源,阅读的乐趣将充盈读者的心间。
文中的斑羚学名灰斑羚。了解斑羚的日常习性你就会明白,现实中灰斑羚包括其他几种斑羚都不可能存在《斑羚飞渡》中所描述的七八十头的群体,更没有头羊这一说。而且对于这些日常根本没有组织没有纪律的动物,你能指望他们在穷途末路时相互关照么?另外,进化的主导力量不是群体选择而是个体选择。“飞渡”虽然有利于群体的永久延续,但并不可能进化出来,它违反现代进化生物学的基本原理。
[3] 
“那是一座用死亡做桥墩的桥”
因为每一只获得新生的斑羚,都是以另一只的斑羚身体为跳板完成飞渡的。是这些必死的斑羚组成了新生的桥,所以说是“用死亡做桥墩”。
穿插我的反应的作用
揭示全文中心。 抒发了作者对老斑羚的敬佩赞叹之情,这也恰恰是课文的主旨。
描写的是一群被逼至绝境的斑羚,为了赢得种群的生存机会,用牺牲一半挽救另一半的方法摆脱困境的壮举。斑羚在危难中所表现出来的智慧、勇气和自我牺牲精神,会让每一个读过这篇文章的人感到精神的震撼,会启发人们重新认识这个万物共存的世界。《斑羚飞渡》的文体是动物小说,即赋予动物以人的情感。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 1.    斑羚飞渡  .豆瓣[引用日期2020-02-10]
  • 2.    沈石溪著. 世界经典动物小说精粹 沈石溪动物小说精选 1[M]. 南京:译林出版社, 2016.08.211-220页
  • 3.    谣言粉碎机斑羚飞渡是一场梦  .果壳[引用日期2016-05-12]

台湾游 崔真实

« 上一篇:怎么让手指灵活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