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如何看待刘渊复兴汉朝的愿望?

时间:2021-02-20 12:43       来源: 未知
刘渊复兴汉朝的宣称是真实的么?和刘备复兴汉朝的宣称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么?如果刘渊成功统一了中国,这个由高度汉化的匈奴建立的汉朝是不是汉朝的继承者呢? 这个问题在本质上是另一个问题:汉族之外的民族要汉化到什么程度,它才能被汉族真正接受,参与书写中国历史而不被视做异族呢? 山区老农民问【现在谁当毛主席?】,我们非常清楚他的意思,知道他想问现在谁是国家元首,甚至不会意识到他的语法不通,只会感慨农民的视角闭塞。类似地,不要以通读24史之后的视角考虑当时人的心态。刘渊不知道以后还有唐宋元明清等统一帝国,也不知道什么算是“正朔”。对于他们那个时代的人来说,汉朝是第一个也是唯一的“真帝国”。

什么是“真帝国”?如果你的历史知识比朝代表再深入一点点,对中国历史稍微有一些量化了解,能写出各个朝代持续的大致时间,了解各个政权的基本结构和控制范围,你就能能理解魏晋时期的人对“真帝国”的定义。汉朝实行单一制政权组织模式,建国不久就消除了异姓王,弱化了同姓王,血统稳定传承十几代;它始终以刘家为政权核心,政令通行全国;它统治下方圆几千里的知识分子都尊奉同一个文化体系,使用同一套文化符号;在那个时代,它就是统一帝国的代名词。

这样的帝国,汉之前没有,汉之后也没有。三皇五帝太渺茫,夏朝是传说,商周只是王室霸权下的松散联盟,秦朝几十年就亡国,而且文化不盛,魏晋立国不稳,战乱频繁,皇室被蛮族随便欺负。所以能代表中原王朝的政权只有汉朝,就连普通中原平民的称呼都固定为“汉子”和“女汉子”,他们的民族永远被称为汉族。

刘渊作为当时的中原霸主,他的最高梦想就是为自己的后代建立一个稳定的法统和道统,希望自己的子孙也像刘邦的子孙那样统治中国,如果说他需要一个榜样,他的榜样只能是汉朝。所以他坚持自己也是“刘家子孙”,要建立一个汉朝——或者说稳定的中国政权。这和刘渊自认的刘家血统毫无关系,你也不要指望刘渊对汉族或者刘邦本人有什么真正的感情——统治者永远不需要对子民有感情。

类似的例子很多。沙皇的“沙”,实际上来自于“凯撒”的东欧译音。但这并不意味着莫斯科的统治者打算给自己找个意大利祖先,只是因为他们自称第三罗马,试图拥有昔日东罗马帝系的权威罢了。而东罗马帝国大多数时间也根本和罗马没关系,但这不妨碍东罗马帝国的许多人自称罗马人。中世纪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反复在加冕时重申自己是“罗马人的王”,但尖刻的伏尔泰会给出这样的评语:【既非神圣,也非罗马,更非帝国】。所以,刘渊就算成功地打败所有汉族和蛮族军阀,在长安或者洛阳建立了自己的“汉朝”,那也绝不是汉朝的重生。后来还有北周和北齐煊赫一时,春秋战国的那些贵族在天有灵就会开心吗?

最近刚好看资治通鉴看到这一块了,回答一下。

刘渊从小是受华夏文化教育成长的。

(渊)幼好学,师事上党崔游,习《毛诗》、《京氏易》、《马氏尚书》,尤好《春秋左氏传》、《孙吴兵法》,略皆诵之,《史》、《汉》、诸子,无不综览。

后来到了刘渊创业的时候,刘渊的叔祖右贤王刘宣劝刘渊结援鲜卑、乌桓,以“复呼韩邪之业”。刘渊回答说:“大丈夫当为汉高、魏武,呼韩邪何足效哉。”

因此刘渊的文化认同就是认为华夏文化,而非匈奴。

在拟定国号的时候

渊谓群臣曰:“昔汉有天下久长,恩结与民。吾,汉氏之甥,约为兄弟;兄亡弟绍,不亦可乎!”

即位之后,追尊刘禅为孝怀皇帝,作汉三祖、五宗神主而祭之。三祖指汉高祖刘邦,世祖刘秀,昭烈刘备。

从刘渊的表述来看,他宣称继承汉朝的原因有两点:一是自己有汉氏的血统,可以继承汉朝的法统;二是可以借用汉氏在民间遗存的影响力。这样对比刘备的事情本质也差不多:刘备自称中山靖王之后,有刘汉的血统,问题是从三国时代到中山靖王都多少年了,刘备是不是也很难查,就算真是中山靖王的后代,刘备所携带的刘邦的基因也不一定比刘渊多多少;其次刘备建立蜀汉从法理上来讲也不是真正就继承东汉,更多地是借用一个口号而已。

刘渊即位之后,为汉朝列祖列宗建立宗庙,这就相当于现在一个新政权继承前某个政权的国号、宪法、政治体制,因此刘渊的汉国如果真的统一了全国,后世应该也会认为他是汉朝的继任者。

从华夏文化对于领袖的判定来看,刘渊已经可以被汉族所接受,甚至可以被称为明君和仁义之师。

刘渊遣乔晞寇西河,乔晞杀贾浑及其妻宗氏,刘渊闻之怒曰“使天道有知,乔晞望有种乎!”
刘景攻延津,沉男女三万余人于河,刘渊闻之大怒曰:“景何面复见朕!且天道岂能容之!吾所欲除者,司马氏尔,细民何罪!”

刘渊的表现,比当时晋室的那群混蛋是要更好的。

到了刘渊的儿子刘聪时,有一次刘聪想为其皇后盖宫殿,廷尉陈远达用汉太宗爱百金而弃露台之例谏刘聪:“陛下承荒乱之余,所有之地,不过太宗之二郡,战守之备,非特匈奴、南越而已。”

这尼玛都开始把太宗当自己的祖宗,把自己真正的祖宗当敌人了。想想在清朝时一句“不教胡马度阴山”就犯了大忌,这样的满清都能被人认为是正统,那刘渊的汉国当然可以成为中国历史上正统的一朝了。

仅围绕题目本身简单谈一下,部分涉及备注中的疑问。

刘豹-刘渊父子本身就不是匈奴虚连题氏(挛鞮氏)王族的后裔,更不是匈奴传统四贵(呼衍氏、须卜氏、丘林氏、兰氏)之一,而是在西汉时降汉内迁的匈奴休屠部落(没错,正是金汨磾他爹的子民),是匈奴休屠部中迁移到今山西中北部的并州屠各。一王四贵是在东汉时期才以分裂后的南匈奴内迁入并的,区分南匈奴与并州屠各是正确认识汉赵历史的前提之一。

两汉四百年,无论是凉州休屠,亦或是并州屠各,都没有像其他内迁匈奴名王一样消失在被兼并中,反而强劲地延续了下来,可见休屠-屠各充当了内迁匈奴诸部中兼并者的角色。而南匈奴王族则因其过于靠近汉魏政权,而被本族中下层逐渐抛弃(见于夫罗与呼厨泉)。刘豹在晋代魏的历史进程中逐步统一并州匈奴五部,刘渊获得南匈奴王族刘宣的承认(“并谱”),便是内迁南匈奴势力不如并州屠各并最终被并州屠各王族吞并的结果。

刘渊冒称匈奴王族后裔本身,便是传统派南匈奴贵族与实力派并州屠各名实互补的政治联合行为,刘渊由此从左贤王一跃而成大单于,获得了号召匈奴五部的权力。加上刘渊刘聪父子借助八王内斗,逐渐把持匈奴五部的实际影响力,名实合一的刘渊煽动起不愿做魏晋奴隶的匈奴五部,向南匈奴与屠各贵族给予成为王族乃至王朝权贵的诱惑,给予匈奴五部以成为自由民的诱惑,便调动起了匈奴五部的战斗积极性。这一切都需要一个匈奴王族后裔的身份作为招牌,方能实现

刘渊进一步冒称匈奴王族与汉朝公主之后裔,以兴复汉朝为口号,其实也是其冒称匈奴王族的一贯套路之延续:用名分大义召唤那些不满于汉魏晋禅代以及晋末乱政的汉人,争取汉人世家的政治合作。所谓恢复汉朝只是基于实际利益的宣传攻势而已,并非真切愿望,至少汉赵比之于季汉,声称复兴汉室的“愿望”成分是大打折扣的。

结合刘渊时期的官制爵制,我们能看到的并非一个彻彻底底汉制式的“皇帝+中央集权+郡县编户齐民”,反而是一个嵌套着匈奴色彩的“大单于诸王分权+皇帝司隶內史+万落万户”的以屠各为尊、六夷为盟、汉人为民的胡汉分治乃至胡胡分治的军政合一的政权。也就是说,这个政权在名分(权力合法性)上,是有造假色彩的汉室外孙,在制度(权力分配)上是一个杂糅汉魏晋官制爵制与匈奴部落制度的汉赵政权。所以,无论从名实哪个角度看,刘渊的汉国绝非一个矢志复兴汉朝的政权,而是一个为了实际利益冒名顶替的十六国式的新政权,从汉国到前赵的国号变更便是汉赵王族彻底扯下遮羞布的表现。

至于题主所谓“汉化”的问题,我比较喜欢从制度史层面看。可以说,汉朝以后的历代王朝,都是以汉朝作为典范来模仿、追赶甚至试图赶超的,那么汉朝所表现出的种种制度细节便是后来人模仿赶超的具体对象。换句话说,汉朝以后的哪个政权,能够做到版图大一统(或者接近大一统)、皇帝+官僚统治下的中央集权、编户齐民的基层组织、以农为本的产业政策、以儒为本的思想政策,那么那个政权便是“汉化”的(相对于夏商周秦)、便是“华夏文明的”(相对于内亚文明)。

参考书目(整个答案就是为了推荐这本书):
  • 陈勇:汉赵史论稿 (豆瓣)

更多寒某的十六国北朝历史答案文章集结联动:
  1. 【且论魏晋】五维度理清五胡十六国 - 寒砚笔记 - 知乎专栏
  2. 如何评价石勒? - 寒鲲的回答
  3. 氐族建立的前秦为何统一如此短暂,而拓跋氏的北魏则能统一较长时间? - 寒鲲的回答
  4. 苻坚举国南伐东晋(383年)在当时看来有哪些预期收益和潜在风险呢? - 寒鲲的回答
  5. 如何评价苻坚? - 寒鲲的回答
  6. 南北朝初期南朝强于北朝,怎么到后来强弱逐渐逆转了? - 寒鲲的回答
  7. 北魏孝文帝力行汉化,而忽略了对代北六镇的安抚,是不是可以说,他对北魏的灭亡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 寒鲲的回答
  8. 如果以了解北魏时期的历史为目的,山西境内有什么值得推荐的去处? - 寒鲲的回答
  9. 北周以残破狭小的关中为何能战胜坐拥天下精华的北齐? - 寒鲲的回答
  10. 宇文泰为什么不称帝? - 寒鲲的回答
  11. 为什么北齐的汉族和鲜卑政策看似是完全矛盾的? - 寒鲲的回答
  12. 【且论魏晋】魏晋南北朝历史进阶书籍推荐 - 寒砚笔记 - 知乎专栏
  13. 【且论魏晋】北朝以其制度融合胜过南朝 - 寒砚笔记 - 知乎专栏
做个对比:
南匈奴老贵族刘宣态度:复呼韩邪单于之业。即做藩臣。
白毛刘曜后来的行动:我们是匈奴人,来自赵地,祖宗是那些单于,不是汉朝。即做敌人。
刘渊的态度就不难理解了,即便是为了满足个人野心。至少人理想远大。

再比比石勒:赵王赵帝我自己取……这明显是做孙权第二了。

一个匈奴人,以汉为国号,这看上去是一个很奇怪的事情。


对此,刘渊自己的解释是:“吾又汉氏之甥,约为兄弟,兄亡弟绍,不亦可乎?”我是汉朝皇帝的外甥,而且祖上曾经与汉帝约为兄弟。如今兄长去世,弟弟继承,这难到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但这番逻辑听起来依然十分牵强。


因此,我们不妨来分析一下:刘渊此举的真正目的究竟何在,以及这一举动背后的复杂思考。


单独看刘渊以及他所创立的王朝,很容易会让人以为这就是一个普通的割据政权的诞生,在中国的历史上,这样的例子多到不可胜数。


但其实并不如此。


大部分人看待这段历史时,都是以后世人的眼光来看,因此很容易得出“这是一个普通的割据政权”的结论。但事实是,如果你站到当时的角度,就会发现刘渊所面临的问题一点都不普通,而是一个前无古人、没有任何先例可循的大难题


  • 一个异族人,要如何才能在汉族世代聚居的中原大地上获得统治地位?


汉匈战争能上溯到五百年前。这五百年来,匈奴虽然逐渐式微,但汉人对于匈奴的防备却,已经成为一种刻入骨子里的本能。正是因为如此,曹操才会把匈奴人分为五部,并派兵监视;刘渊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空有一身本事不被司马炎重用。

怕的,就是匈奴坐大难制

而从文化的角度来看,汉人对匈奴的态度则是轻蔑。这是一种文明人对待蛮族人的心态,相较于防备之情,这种歧视可能更难消解。

这些都是刘渊要面对的挑战。在这么一种环境下,想要建立起统治,难度可想而知。


如果这么说还比较抽象的话,那么我们可以举一个现实一点的例子:犹太人要如何在巴勒斯坦地区建立一个统治阿拉伯人的政权?


现实所见,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便两千年以来,政治学的发展已经相当成熟,但这依然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难题。

刘渊面临的,就是类似的问题。



如果我们把问题归结一下,就会发现,所有的难处其实都在于两个字:


认 同 。

对于中原人而言,匈奴人一百年来一直都是被监督的对象。如今一朝翻身,中原人能否接受这种转变,要打个很大的问号——这是身份认同的问题。

这就好比一所监狱里,某个罪犯突然被任命为监狱长。这时候就要好好考虑一下狱警们的接受程度了。

其次是文化认同的问题。

中原人一直以来能占据鄙视链的顶端,并维护整条鄙视链的稳定,靠的就是文化发达。刘渊虽然也在洛阳的文化圈子里浸淫,并且受到了认同,但是整个匈奴这个民族的文化水平却相对还是低端的。

如今,让这么一个“低等民族”来统治,中原人心理上存在很大障碍。

这就好比中国科协管事的是一个工农兵大学生,这种身份和文化水平的错乱,必然带来实际中的矛盾。

只有认清了这种认同上的缺失,我们才能理解刘渊称国号为“汉”的举动。刘渊称汉,他说的那些“吾又汉室之甥”全都只是借口,真正的原因,就在于他需要找一种可以让汉族人接受的方式来推行统治。

他不可能自称匈奴,这样就没有办法吸纳汉人,只能是用汉人的方法来建国号。而这其中,“汉”又是最好的选择。

而既然以“汉”为国号,那么自汉朝以来所有中原王朝的制度,就都属于要继承的内容——包括中央朝廷官制、地方设置郡县、任之以流官等等。

所有这些都是汉人的治理方式,跟匈奴人的管理模式截然不同。这其中的变化,站在汉族人的角度来看,理所当然;但对于匈奴人而言,却不啻于一场革命。


类似的例子,汉人其实也有过经历:清末新政,就是要摈弃中华王朝两千年来的传统,接受西洋的政治模式。

当时所遭到的反对和抵制,熟悉近代史的人应该都不会感觉陌生。


刘渊做这些,就是要尽量向汉族人靠拢,以取得汉族人的支持。



那么,刘渊的这些改革,成就如何呢?

从历史来看,大部分都失败了。这其中有主观的原因,也有客观的因素。

最大的客观因素,应该是刘渊本人。虽然史书没有明确记载刘渊的生年,但从他曾经接触过司马昭来看,到称帝时应该已经接近七十岁。

称帝的第三年,刘渊即便去世。在他身后,由于缺乏权威,以及制度和传统的冲突,导致了一系列的矛盾与纷争。


刘渊病逝后,太子刘和继位。其弟刘聪随即发动兵变,杀死刘和继位。

这种事情,虽然在中原王朝的历史上也常有发生,但在中原的价值观中,这肯定不是一次正常的权力更替

而以匈奴人的视角来看,如此却正常不过。在他们的语境里,历来权力交接都是伴随着鲜血的,不流血的交接才不正常。


这种文化上的差异,在刘渊身后体现的特别明显。


刘聪继位以后,以刘渊的皇后单氏为皇太后。但单氏貌美,刘聪于是便将其收归己有。在中原价值观的史书里,关于这一段是这么记载的:“聪烝焉”。所谓“烝”,就是娶父亲的妻妾,在中原文化看来,这毫无疑问是乱伦。

但在匈奴几百年的历史中,这就是正常现象。上一代单于死后,由下一代继承所有遗产——包括除了母亲以外的所有女人,她们都是财产。因此刘聪的这种行为,是一个正常的匈奴人的行为,但却为汉人所不齿。

两个民族的融合,是需要在文化传统、生存方式、生活习惯等诸多方面逐渐接纳的。但以当时的时间点来看,汉匈之间的这种接纳还是太少。问题随着刘渊的病逝而逐渐暴露出来,并且越演越烈。

这种巨大的鸿沟,在当时是没有办法调和的。身为皇帝的匈奴人没有办法立即改变自己的传统,汉族人也不可能接受自己底线以外的行为,既然如此,那么相互接受根本就无从谈起。



除了文化上的不协调,制度上也有矛盾。

刘渊在称帝之初,全面接纳汉人的政治传统,但这并不意味着完全摈弃匈奴人的管理模式,他设置了一个机构,叫做“单于台”。

既然汉人和匈奴人生活习惯不同,那就“分而治之”,用汉人的办法管理汉人,匈奴人的办法管理匈奴人。

刘渊继承接受了汉人自秦始皇以来的官制,以此来统治汉地;对于匈奴人,则用“单于台”来管理。也就是说在一千七百多年前,刘渊就率先实现了“一国两制”。

但这个制度天然存在两个bug:


  • 首先,胡汉的分裂因此有扩大趋势。


面对着胡汉两种民族不同的生活习性和方式,刘渊给出了分而治之的解决方案,但这种方案在解决问题的同时,又制造了一个更大的问题:


掌握政权的胡人维持着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治理模式,被统治的汉人则是另一种模式,两者之间完全没有贯通的可能。

这套制度的设定,既然一开始就强调胡汉之间的分别,那么也就强化了两者之间的对立。


  • 其次是军事上的问题。


匈奴人是立国的根本,因此,管理匈奴人的“单于台”才是最核心的权力机构,那么皇太子兼任“单于台”大单于就成了惯例。

而在地方上,虽然行政长官按照汉人的办法设置流官,但兵权只能给匈奴人才放心——而且,最好由自己的亲族担任,否则忠诚没有办法保证。

但这么一来,其实就又陷入了八王之乱的矛盾里。自此以后,宗室内斗的杀戮果然反复上演。刀光闪过,落下的人头跟获胜者之间,经常就是兄弟叔侄关系。


当时的人不是不知道以史为鉴,但这种人间惨剧,却是现实情形下一种无奈的必然选择。



同时伴随出现的,还有第三个问题:


如何吸引人才,尤其是包括汉族在内的异族人才?


刘渊建立了匈奴人的国家,虽然以汉人的方式来统治汉人,但核心权力还是靠匈奴人自己的组织形式。那么,既然权力的核心是以血缘为界的,出身于其他民族的人才,要如何才能被纳入到核心权力中呢?

前赵(刘渊创立的国家后改国号为赵,因此史称前赵)灭亡于后赵,而后赵的开国君主石勒其实就是刘渊的部下。

石勒军事能力超群,到后来已经是前赵的绝对主力。但偏偏,石勒是羯族人,在当时的体制之下,匈奴的刘氏王族是没有办法接纳石勒成为自己人的。这种分歧,最终导致了双方分道扬镳。

既然前赵是以匈奴本族立国,那么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把羯族人接纳进来。石勒做的越好,对匈奴人创立的前赵而言,就越是威胁。

尴尬也就在这里,明明是创业公司的核心骨干,但干的再好也拿不到股权。因此,石勒的自立也就成了一种必然。

甚至于十几年后,石勒也碰到了这样的问题,他的国家也没有办法吸纳外族人才。乱世之中,依赖外人容易反水,他自己就是例子;过分依赖族人,无法容纳外人,他自己依然还是例子。这两者之间的循环论证,简直就是一个解不开的死结。

后赵也作出了自己的尝试,办法是收义子,试图用亲情来消弭民族差别。但这依然没什么用,石勒创立的后赵,灭亡于冉闵。而冉闵,是石勒最为得意的义孙。



当我们回过头来再看刘渊的制度设计,会发现他开创的这一套制度——包括接受中原的王朝模式,胡汉分而治之等,都不算成功。

但同时,这些制度,却被大多数的胡人政权所继承。毕竟,这是尝试的第一步。胡人既然想在汉地获得权力,那么就必须去尝试各种可能性。

回顾五胡乱华这段历史,表面上呈现的,是无休止的杀戮和征战,但在混乱背后的,却是外族人进入内地,希望能完成“资源整合、输出权力,控制中原”的大目标。

由于种种原因,这种尝试在早期并不成功,因此持续的战乱才会不断出现在世人眼前。但在这其中,却要看到刘渊开创的模式不仅是最早的尝试,而且也是后世一系列模式的母版。

胡人和汉人的融合问题,是南北朝时期所要面对的最大问题。胡人深入汉地已经不可避免,但这种进入势必会导致与原住汉人之间的纠纷,甚至于战争。如何找到一种方法,使胡汉之间能够和平相处,并且能够给统治者提供足够的资源支持,这是北方政权要面对的最大问题。

由于刘渊的逝世,前赵的这次尝试是不完整的,而且效果也不尽如人意,但这毕竟开了一个先例,给后来人提供了一套不太成熟的模板,让后人可以在此基础上不断地改进革新,直到真正创造出成功的模式。

可以想见,这种成功既需要方式方法上的改进,也需要胡汉双方相互有一个接纳和习惯的过程。

最终,这次融合花了近三百年的时间,从刘渊开创,再到前秦苻坚、北魏拓跋焘、北周宇文邕在北方的三次统一,才算是最终完成了民族融合。

然后,才迎来大唐盛世。


回答完毕。


以上,节选自:

mp.weixin.qq.com/s?


延伸:

西域都护府:往事如烟

人从众,什么是组织的力量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个人公号:喻以流年

龙川村 王乃恩

« 上一篇:“组头”全网指数趋势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